中午時刻,公主完成了早上的訓練,悠閒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平常都在訓練士兵的公主與貴族的女孩不同,公主身上穿著的並不是精美的華服,而是便於行動與更換的軍服。

 

公主快速的把外裝脫下來之後,就大字狀的躺在床上休息。

炎夏的午後,就算是沒開窗也感受的到夏天的氣息。公主就這樣躺在床上享受這個時刻,隨著睡意升起,打算就這樣睡上一覺...。

 

 

 

 

 

 

就算是聽到有人正要進入房間,公主也沒有任何動作。

 

宮裡與外面不同,會這樣自由來去的只有僕人。

現在的樣子,讓女僕長看到肯定要被念上一頓呢,不過無所謂了。公主這麼想著。

 

女僕長米蘭妲從現任國王還是王子的時候就已經在皇宮裡服侍了,對宮裡的事情非常熟悉、能力也很不錯,還會一點魔法,公主的魔法基礎就是女僕長教出來的。

唯一的缺點恐怕就是有點死板,對傳統的事物太過堅持。經常搞些與傳統大相逕庭把戲的公主這麼想著。

 

「殿下,您又直接躺在床上了嗎...?」

「是曼蒂嗎? 真是得救了。」公主眼皮動也沒動,只換了姿勢繼續躺著。

「殿下真是的,讓女僕長看到的話一定要念上一念的。」被稱作曼蒂的女僕苦笑著開始收拾公主剛換下來的衣裝。

 

曼蒂是宮裡的僕人中與公主特別親近的一個,也是少數對公主練兵毫無意見的人之一,公主甚至私下教導曼蒂魔法。

與世代都在宮中的米蘭妲比起來,其實平民出身的曼蒂並沒有資格和能力學習魔法。甚至米蘭妲的魔法也只是當年魔法師出身的皇后-也就是現在公主的奶奶對其偏愛才漏了一手給他,不然他們這些學不起魔法又沒有驚人魔法資質的人是一輩子都碰不到魔法的。

 

 

 

 

 

 

「曼蒂,上次教你的幻像練習的怎樣了。」

「還是不太行呢,殿下。」曼蒂笑著回答。「恐怕曼蒂對魔法沒甚麼天分,不過還是感謝殿下願意指導。」

「果然還是讓米蘭妲來教比較好呢,應該是我不太會教...不過他一定不願意的。」公主嘆了一口氣。「果然還是要我親自出馬呢,最近戰爭好像快打過來了,要多做準備。」

 

「殿下...?」

「要是戰線危險的話的話我就得親自出馬了。」

「雖然我知道殿下很厲害,但是還是會擔心殿下的安危阿。」

 

「這是最後手段。魔法師不足阿,要是曼蒂你能成為魔法師的話問題就解決了呢。」

「事情應該沒那麼簡單吧,殿下。」把公主的軍服整理好,曼蒂拿出一件禮服。「殿下還記得今天的晚宴嗎? 賽藍斯將軍今晚會出席,陛下特別要求殿下盛裝以對。」

「那個將軍.........他的兒子們的確有點本事,真是多虧了他們,我跟費蘭最近幾乎不用出去了呢。」公主的語氣略為不滿。「父王最近對那位將軍也很看重呢,希望他不要就這樣把我嫁了。」

 

 

 

在奧爾加被商人們"沉默的守護星"稱呼的蒙面二人組,他們在山賊肆虐的奧爾加保護了許多的商隊。

但是最近賽藍斯將軍的兩個兒子從國外回來,在解決山賊問題上大放異彩,這使這位將軍的地位水漲船高,沉默的守護星出現的消息也減少了。

同時間,宮裡隱隱傳出要把公主希菈嫁給將軍其中一位兒子這樣的風聲,這讓希菈很是不滿。

 

 

 

 

「殿下還是多保重,陛下一定也不喜歡殿下這樣老是出門。」曼蒂一面撢灰塵一面說。

把手中清掃工具的柄轉開,曼蒂從裡面拿出一卷文件。「要是今天殿下能好好準備晚宴的裝扮的話,陛下一定也會高興的。」

 

「那種場合,我也不能隨便應付阿。」公主接過文件,熟練地把文件上的封條拆開來開始讀。

公主私底下培養了數個情報組織,其中以曼蒂為首的是安插在各個官邸的女僕,藉由女僕之間的交流可以定時收到各個官邸的狀況報告。

 

 

 

 

 

 

 

 

公主悠閒地躺在床上,一面看報告、一面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曼蒂閒聊。

 

 

「今年的果醬品質很好呢,價格也低廉。」

布朗德˙賽藍斯 和 格里特˙賽蘭斯,阿托奎˙賽藍斯的兒子。自幼便雙雙送至國外就讀戰爭學,是軍事大國奧德之中也頗負盛名的亞歷嘉學院的學生。

 

「因為商人的路線全匯集到這裡來了吧,不過戰爭繼續蔓延下去遲早會沒有果醬可以吃了。」

兩人學院畢業之後加入了奧德的傭兵團,實戰經驗豐富。

 

「戰爭結束之後商人還會來嗎?」

回國之後,受其父之命處理山賊問題。憑藉自己組來的軍隊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但是這些軍隊成員多是國外的的舊識,並非奧爾加本地人。

 

「交易環境好的話應該留的住吧,戰爭結束之前要有讓商人們來的新誘因呢。」

由於兩人忙於山賊問題,並不常回賽藍斯官邸,但是他們已經成為貴族和中產階級談論的對象,最近山賊問題獲得緩解,他們也開始接受宴會的邀約。

 

「蘇麗文最近終於有了孩子,剛生完就繼續工作,真的很強壯。」

做哥哥的布朗德外貌普通,十分高壯,臉上有疤。下指令時非常準確,也是強力的士兵,並不擅長社交。

 

「鎮上的餐廳那個嗎? 前幾天有看見她,真的是非常有精神的女人。」

弟弟格里特較為細瘦,在肅清山賊時擔任先鋒時受了傷,近日在宅邸之中靜養。

 

「這幾年的變化真的很大呢。」

不錯的外型以及英雄事蹟讓他們在宴會之中頗受歡迎,據傳......。

 

「戰爭財。」

公主的指尖燃起火焰,文件隨之化為灰燼。

 

 

 

 

 

 

 

 

 

在女僕們的打扮之下,公主穿上國王特別為他準備的禮服、做了最好的打扮,國王特地在宴會之前來看公主,並且對公主的外表大為讚揚。

離宴會還有一點時間,公主成功的說服國王提前去宴會會場招待賓客,並且將曼蒂之外的其他僕役支開。

 

「曼蒂,我想去找凱特老師。」

「現在? 殿下,現在這樣子沒辦法出門,等等還有宴會呢。」

「我知道,等會兒我會一直待在房間裡。你去找幫我跟他說,告訴他我要我之前跟他要的東西。」

「......好的,殿下。」

 

 

 

 

 

 

 

 

 

 

 

 

 

 

曼蒂離開之後沒多久,公主走向房內的某個角落,公主面對的牆上有著一幅小小的畫。

畫裡有一位棕髮的女性,略顯病弱的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那是公主早逝的母后。

 

盯著畫看了一會兒,公主開口了。

「來了嗎?」

「是的。」畫之後的牆壁內隱隱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東西給我吧。」公主把畫摘了下來,把掛畫的鉤子輕輕一轉,也拿了下來。

拿下鉤子之後,公主拿下自己的項鍊,把長條型的鍊墜當作鉤子的替代品插入了鉤子原先的位置。

牆壁發出細微的、機關開啟的聲音,公主接著推開了畫之後的牆壁,那裏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空間。而在僅能容下一隻手的空間裡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木盒。

 

公主確認了木盒的內容物之後,便把機關恢復原狀。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

「殿下。」

「什麼事?」

「今晚請...多加小心。」

「......我會的。」

 

 

木盒的內容是兩份以不同方式上了封蠟的捲軸。

「當然不能讓他們就這樣破壞我的計畫。」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