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UL更新有感,出乎我意外的沒有碎片升渾沌的路線,坦白說我蠻痛的。然後內文跟近日更新毫無關係

超痛的,不過阿貝其實不會痛到。


多妮妲一夜無夢。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多妮妲比自己所想的更像人類。

所有人都有各自所屬的房間,這些私人房間會隨著居住者的心理狀況而改變,這件事多妮妲清楚的知道著。

 

剛醒來的時候,多妮妲擁有一個可愛的小房間。

夢幻而精緻的小房間,豔紅的色調、華美的裝飾,完全是多妮妲心目中的理想類型。

雖然被告知自己死了,但是實在不知道這裡跟現實世界的差異在哪裡。多妮妲愉悅的在大屋裡隨意亂晃,去認識其他也在屋子裡的人。

 

除了那個討人厭的雪莉也在這裡之外,一切是那麼的美好。

 

 

 

 

 

 

 

 

 

第一天晚上,多妮妲失眠了。

 

 

 

 

應該說,他本來就不會睡覺。

可是所有人都已經進自己的房間休息了,就連雪莉也是,明明是人偶的大小姐也已經躺下。其他人就算了,為什麼雪莉跟大小姐要休息呢。就連馬庫斯也去休息了,真是不能理解。

輕手輕腳的離開床,多妮妲打算出去晃晃,但是一開門卻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人。

 

 

 

 

 

那是雪莉。

「果然睡不著嗎? 你。」抱著羅布的雪莉不帶表情的問,這使多妮妲無法判斷雪莉說話的目地。

 

 

 

 

「明明是自動人偶,你卻模仿人類的生活作息嗎?」多妮妲語氣不善的回擊。

「.......。」雪莉盯了多妮妲一會兒,讓多妮妲倍感不悅。「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不過大小姐說我們已經是夥伴了,不能因為各自的感情因素干擾到將來的戰鬥。」

「我才不會做那種蠢事。」

「那...如果我身處險境,你會出手救我嗎?」

答案是不會。多妮妲清楚的知道這不是正確答案,一時之間無話可說。

「不用擔心,你身處險境的話我也不會救你。」雪莉嘆了一口氣。「我們太相似,所以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誰會跟你這女人相似阿,多妮妲在心裡反擊,卻也知道這是事實。

 

 

「我們已經死了,接下來的努力是為了重生。」雪莉說出了所有戰士都知道的事情,雖然無法證實。「雖然我們是人偶,但是來到這裡之後有一部分已經變成人類了,我是這麼想的。」

「..........什麼意思?」

「你之後就會知道的,只是想告訴你,累的時候記得休息還有...。」

「我才不會感覺累呢。」多妮妲打斷雪莉。

「感覺累的時候就知道了,總之別太勉強。」

「什麼阿,像你這種的...」

「我這種跟你這種是一樣的,總之大小姐吩咐我要帶你在其他地方逛逛。你白天的時候沒去圖書室,大小姐認為你會喜歡那裡,我覺得沒必要特別帶你去,不過有些事情你還是先知道比較好,像是書籍排放位置什麼的。」

 

 

最後,多妮妲還是跟著雪莉去了,那裡後來成為兩人平常經常待著的地點。

 

 

 

 

 

 

 

 

多妮妲後來驚訝的發現自己真的需要休息,雖然還是可以保持清醒的狀態很久,但是至少一個月真的要休息一次。

一開始只是躺著降低自身機能,後來有幾次就真的睡著了。

 

多妮妲知道人類睡覺的時候會作夢,但睡著了幾次,多妮妲都沒有做過夢。

 

 

 

 

 

 

 

 

 

 

 

 

 

 

 

儘管變的需要休息,受傷時流出來的卻依然是綠色的體液,這令多妮妲開始擔憂自己是否有哪裡機能受損。

 

待在這裡,久了以後也會想起各式各樣的事情。某一天多妮妲想起了自己的製作者的事情,同時屋裡有多出了寫著那人名字的新房間。

所以他也死了,而且遲早會來。

 

 

 

 

 

對自己的製作者,多妮妲的感情很複雜。朦朦朧朧的記得對他的仰慕,卻也記得對他的憤怒。

沃肯博士來的那一天,其實他沒有心理準備。

 

很高興。很生氣。

 

 

 

 

毫無疑問的雪莉看到博士非常開心,但多妮妲卻無法面對他。

雖然之後聽說忘記一切的博士給雪莉惹了不少麻煩,看起來雪莉對博士的印象徹底的粉碎了。

多妮妲則是從來不曾與博士親近,只是一直看著近乎天兵的博士,思考著為什麼自己會對這樣的人生氣。

 

一直到那一天,多妮妲終於作了夢。

 

 

 

 

 

 

 

眼中所見一片黑暗。

多妮妲在黑暗的荒野中奔跑,怎麼樣都跑不到盡頭。

 

呼喊夥伴的名字也是毫無回音。

 

終於看到了一點光亮,那是一扇門,站在那裏的是博士。 

「......這樣子是不行的...」

 那樣不行? 哪裡不行? 多妮妲正要發問,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就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博士慢慢的把門關起來,光也隨之消失。

 

 

 

 

 

 

 

 

 

 

 

 

 

 

 

 

多妮妲站在博士的門前,想著剛才的噩夢。

就算問博士為什麼要關門也是徒然的,因為那只是夢而已。

 

只是多妮妲醒來以後,再也無法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那裏是一片黑暗,最喜歡的鮮紅色在黑暗之中呈現恐怖的暗紅,讓多妮妲感到無法呼吸。

醒來的多妮妲一刻也不能忍受,立刻就衝到房間外,至少走廊還有點燈。

 

最終多妮妲還是回去了,只是當他回到房間的時候,房間裡已經多了一盞夠亮的夜燈。

 

 

 

 

 

 

 

第二天多妮妲還是跟博士提起了這個噩夢,博士非常感興趣的樣子。

在那之後也開始能夠和博士進行正常的溝通了,某種意義上是好事,但是在那之後多妮妲開始了對黑暗的恐懼。

 

雖然不到崩潰的程度,但是只要在黑暗之中多妮妲就會感到焦躁。同時也害怕再次夢見無邊無際的黑暗。

 

 

 

 

 

 

昨天為了慶祝艾伯李斯特終於有能力將最後一段記憶找回來,雖然大小姐明言第一個能將記憶全找回來的人是阿貝爾,不過包括大小姐在內,大家還是準備了慶祝活動。

從一大早就把艾伯李斯特的眼鏡藏起來並且在他臉上亂畫之外,一整天都是派對。

 

晚上回到房間,多妮妲感到疲倦,一不小心就睡著了。

 

 

 

 

 

 

 

 

 

 

 

 

一夜無夢。

 

還好沒夢到什麼東西。

 

 


眼鏡把眼鏡拔掉之後真的誰都不是,那個眼睛我修了好久還是覺得哪裡不對,果然是缺了眼鏡=_=。

 

開放第一天我就遇到R5,雖然被打爆了但是其實有點開心。

 

但是真的不考慮作碎片->渾沌的路線嗎?

理論上"好好利用多餘R卡"的意思不應該是讓R卡變成取得的唯一路線的說!!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