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我非常不會整理東西。

 

小時候一直覺得,找東西是一種詛咒。當A不見的時候,找半天找不到,一直到你放棄之後,有一天你東翻西找想要找B的時候,A就會出現在眼前。

後來大學的老師說 : 迷糊的人其實都是這樣子。才如夢初醒,我只不過是個忘東忘西的迷糊鬼。

 

今天看到有人得了一種"過目不忘的病",患者可以記起大部分發生過的事情,並且十分準確。但是患者也為此所苦,因為他們記得太多東西。

 

雖然知道他們過得並不是很好,但是難免也有一點羨慕。我從小到大,最弱的地方大概就是記憶力了吧。

總是忘記要寫聯絡簿,忘記明天要考試,忘記明天要交作業。

 

 

我不懂大人們為什麼總是說我不用心,我在做功課的時候都是全心全意的在作的,只是忘記帶出門罷了。

我的成績一直都在中上,有鑒於需要背誦的東西我通通不擅長,我的理科分數剛好彌補了文科的漏洞,這讓我的分數不是那麼難看。

 

有一段時間,老是有同學來問我某公式是不是這樣這樣...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公式都是在考試的時候直接推算出來的,有一些則是用久了,推導的次數多了就變成了常識。

我用的太過習慣,所以彈性碰撞、單擺甚麼的對我來說就是日常生活中會看到的現象,事實上也是這樣,但是別人並不是這樣......某種意義上來說,我並不是所謂的常識人呢。

 

一直到上了大學之後,我才漸漸的知道。我不是記憶力不好,也不是不用心。

只是使用的資料格式不同而已。

 

平常人會同時使用array和link-list兩種格式,差不多就像link[100](應該是這樣寫)的這種感覺,透過把無關連的東西放置在陣列之中,又可以透過link內建的指標去進行聯想。

但是我的陣列功能出乎意料的差,link的功能卻是非常的強。

 

我能夠探討社會資源分配不均跟經濟快速起飛的關係,卻沒辦法告訴你經濟的英文到底怎麼拼。

我上了一個學期的課程上到哪一章都不知道,卻可以告訴你老師上了什麼。

 

後來我養成習慣,常用的東西就放在我手邊。這事情好像再正常不過了,但是這依然造成了問題。

 

因為我總是會有機會需要用到那些我不常用的、記憶深處的物品。

每到這種時候,我都要大翻特翻大找特找,花許多力氣才能找到一樣東西。

 

 

有人說,用筆記本把東西記起來就好了。

聽起來是個好主意,但是在我弄掉第三本筆記本的時候我就發現這主意不是那麼美好。

 

有人非常雞婆的幫我整理好所有東西。

這簡直是場災難,所有我需要的東西都不見了、或是與毫不相關的物品擺在一起。

 

 

 

我現在的作法是把同類型的東西放在自己訂好的位置,就算忘記了也不會太難找到的位置。

 

雖然還是有不受關愛的冷僻牆角,但是至少好多了。

果然自己的東西還是要自己整理。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