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雨。

雪莉站在自己房間外的陽台上,撐著一把深紫色的傘。

 

 

前一陣子沃肯博士被大小姐從暗房中帶出來。聽到博士到來的消息,雪莉是一半高興一半難過。

高興是因為能夠再見到博士,難過是因為博士也成為了死者。

 

想不起來和博士之間的記憶,但是卻感到十分懷念。

......愉快、輕鬆而溫暖的感覺。

 

他和多妮妲之間,明明對彼此都沒有記憶卻清楚的記得對方...還有對彼此的印象。

但是博士對雪莉卻沒有那樣懷念的情感。

 

 

 

 

 

 

回想起博士到來的那一天,雪莉把手中的羅布抱得更緊一點。

那一天,也是這樣的天氣。

 

 


窗外的雨聲細細地響著,一對綁著雙馬尾的歌德風少女在屋內爭論著甚麼。

 

 

 

 

 

雪莉正在大廳和多妮妲討論"人類"的社會,正為了社會的價值爭辯不休。雪莉認為資產豐富的有錢人主宰著人類社會,多妮妲卻堅持勞動者才是主體。

 

當大小姐到大廳來的時候,多妮妲看見了大小姐身後的人,他臉色一變,掉頭就走,臉上還有著遮掩不住的憤怒。

雪莉這時也發現了大小姐,同時也看見了在大小姐身後的沃肯博士,不同於多妮妲的反應。雪莉立刻就開心的衝過去抱住沃肯。

 

「博士!!!」雪莉臉上盡是開心與幸福的笑容。

但沃肯卻只是面無表情的伸出手,摸摸雪莉抱著的羅布。「是雪莉...還有羅布......」接著,他看向多妮妲離開的方向。「多妮妲也在這裡.........」

「博士?」

「對不起呢...對你們...」沃肯把視線轉回雪莉身上,依然沒有笑意的看著雪莉。「不過...沒有時間為過去的事情道歉了呢......」

「甚麼事情呢? 博士?」雪莉開始感到有點兒不對勁。

「是阿...甚麼事情呢.........我...想不起來呢......」

 

 

 

「因為你已經死了」冷不防的,大小姐開口了。

「大小姐!?」雪莉對大小姐的發言感到吃驚,通常大家醒來的時候並不會察覺到自己死亡的事實。漸漸的思緒清醒之後才會被告知已是亡者的事。但是博士看起來依然在混亂狀態,大小姐現在就直接說出已死的事實實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死了嗎......所以死了之後,並不是消亡......」

「嘖。」

雪莉懷疑自己聽錯了,大小姐對博士的反應似乎不是很滿意...??

 

 

「雪莉,你當一下嚮導吧,好好的讓他認識一下這裡。」大小姐拍了拍雪莉的肩膀。「辛苦你了。」

「???」雖然不明白大小姐的有甚麼特別的意思,不過雪莉還是點了頭。

「好孩子。」大小姐看起來鬆了一口氣。「他的房間是二樓,梅倫房間隔壁隔壁隔壁的隔壁...那一間。」

「?????」好多個隔壁,到底是哪一間?

「算了,等等我帶阿貝爾他們去大城市一趟就回來。你介紹完就帶回來這裡等我...。」

 

 

 

 

 

 

 

 

 

 

 

 

稍微...有一點明白大小姐的意思了。

 

 

就在剛才,雪莉帶著博士前往戰士們的練習場。碰巧遇上的是正要回房的馬庫斯,雪莉才要做介紹,博士就說話了:「恩....看起來你的狀況很糟糕呢......」

博士走到馬庫斯身邊,十分沒有禮貌的上下打量著馬庫斯。「不過真想不到,你居然擁有靈魂嗎? 就這樣的型號來說,實在不太可能呢。」

 

 

馬庫斯望了沃肯一會兒,接著就看向在博士身旁的雪莉。

「......」

 

馬庫斯是不會說話的,這時讓他盯著更加地讓雪莉如坐針氈,而博士也的確冒犯到馬庫斯了。

要求博士向馬庫斯道歉之後,雪莉再三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馬庫斯才離去。

 

......感覺真是糟糕阿............一面跟博士解釋這裡的規矩,雪莉這麼想著。

「這裡的所有人,都是以復活為目的、隸屬於大小姐的戰士。」明明自己不是人類...但是自己也在此就表示她也有靈魂...,大小姐是這麼說的。

「大家都是夥伴,要好好相處。」因為大小姐這麼說,雪莉才會努力跟那麼討厭的多妮妲交好。

「所以......所以......」看著博士臉上的表情,雪莉實在不知道博士懂不懂他的意思。

 

 

「雪莉。」博士突然開口。「你說的大小姐,是那個會說話的人偶對吧?」

「...是。」雪莉有種不好的預感。「那一位就是炎之聖女的代行者...」

「所以那個甚麼炎之聖女,製作人偶的技術也不怎麼樣嘛...」

聽到博士的回答,雪莉愣住了。

「果然還是只有我能夠製作出最好的......」博士笑著摸了摸雪莉的頭,開始轉頭看著四周。「不過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秘密呢...」

 

博士的臉上露出小貓看到玩具一樣的表情。「這下子,變得有趣了。」

 

 

咦咦???

根本無法溝通啊!

 

 

 

 

 

這就是自我中心嗎??雪莉想起上次從書房借出來的一本書,裡面稍微提到了人類的青少年經常會有的目中無人的現象。

...原來博士居然是個中二病青年?

 

 

十分喜歡的博士居然是這樣的人,雪莉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雪莉要不要一起來?」正沮喪的時候,突然出現的獸耳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一手攬著雪莉的肩膀,另一手抓著博士的袖口。「新人訓練。」

「诶...?」雪莉還沒反應過來

「我知道的歐」艾茵笑著說。「今天,來了個新人對吧?」艾茵滿面笑容的看向一身白袍的男子,而沃肯則盯著艾茵頭上的耳朵。

在艾茵的背後,是一臉無奈的里斯。

 

看著博士,糟糕的預感再度向雪莉襲來。

 

果然,博士伸出手揉了揉艾茵的耳朵。

「是...是真的耳朵?

 

動作來的太突然,一瞬間大家都沒有反應,就連平時偶爾會開開玩笑的里斯也呆住沒有動靜。

 

而艾茵只是笑著抓住了博士正在揉自己耳朵的手,無預警的召喚出貓咪們的幻象來攻擊博士,而被捉著的博士連閃也來不及閃就被擊倒。

 

那是艾茵在取回記憶之後學會的技能,名為十三隻眼。

被打倒的博士倒在地上,犯下大錯的那隻手還被艾茵抓著。

 

「新人訓練............」艾茵的笑容此時不知何故有點可怕。「所以,雪莉要一起來嗎?」

艾茵轉頭看向里斯。「放心,剛剛那一招我不會用的。」 

「...真是謝謝了阿。」里斯苦笑著回應。

 

 

 

 

 

那一天,沒有跟艾茵組過隊伍的雪莉真正看見了大小姐稱呼愛因為"暴力貓"、"好骰喵"、"女戰神"的原因。

 

里斯不斷地想要拉近,但是艾茵靈活的在戰鬥場亂竄讓里斯的計謀無法成功。看似無奇的金屬法杖丟出來的攻擊雖然不高,卻打出了不錯的傷害。

就連擅長防禦的博士也在艾茵一陣爆打之下結束了所謂的新人訓練。(前來觀戰的梅倫表示艾茵小姐今天比平常更加好骰)

 


 

經過了那次的"洗禮",博士對艾茵小姐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雖然臉上看不出來,但是只要有艾茵小姐在的場合,博士都特別安分。

 

而最近家裡又來了幾個新人,讓家裡變的.........跟現在的天氣一樣,陰冷。

 

帕茉剛來的時候,大家對於狼少女身邊的神獸非常有興趣。但是在阿修羅來了以後,氣氛就變了。 

 

 

先是和阿修羅有過節的帕茉因細故和阿修羅在書房打了一架,被同時在書房的艾茵、庫勒尼西和阿奇波爾多暴力鎮壓(阿奇波爾多表示干擾他看漫畫新番罪不可赦);然後是阿修羅在飯桌上惡意捉弄帕茉的神獸導致當天大家的晚餐沒飯吃,被憤怒的傑多痛揍一頓(傑多表示無法忍受浪費食物)之後,家裡的氣氛就像隨時要預防阿修羅闖禍似的變的緊張起來。

 

跟雪莉與多妮妲一樣,想不起來討厭的原因的兩人,好像每天都會打架似的。不過多妮妲來到家裡的時候也沒有發生這種事情阿,他們之間到底是有多大的梁子......呢?

 

 

 

 

後方傳來敲門的聲音,雪莉轉頭看著自己的房間門口。

站在那裏的是多妮妲,雙手抱胸的多妮妲以十分囂張的姿勢靠在半開的門上。

 

「又有新人了。」

「這樣子阿......。」特地前來說這些話不是多妮妲會做的事情,雪莉暗暗的感到奇怪。明明博士到來之後,他們又疏遠了一段時間。

 

有新人加入一直都是大事,但是最近家裡的狀況讓雪莉實在沒有心情去為這件事高興。

 

「有好戲可以看的樣子。」多妮妲挑眉。「新人跟阿修羅好像要打起來了,蠻有趣的樣子,不去看嗎?」

「......」雖然多妮妲邀請雪莉去參與娛樂項目這件事本身非常罕見,但是狀況好像不太對啊?!

 

 

 

 

 

 

 

 

 

 

等雪莉和多妮妲到達事發現場的時候,爭執已經被鎮壓住了。

 

在倒下的新人與阿修羅面前的是艾妲,阿奇波爾多、阿貝爾和帕茉則是在一旁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

好像真的錯過了甚麼的感覺,雪莉這麼想著。

 

而艾妲圍著圍裙,手中拿著的是......雞毛毯子?

「隊長...!!!」同時有著褐色皮膚與褐髮的新人看起來十分不服氣。

「哼...你這不祥的薔薇...!!」阿修羅對著艾妲露出充滿敵意的表情。

 

「.........你們到這裡來的時候,大小姐應該都有跟你們說過這裡的規矩。」無視兩人的反應,艾妲開始對著兩人訓話。「別跟我說沒有,就算是你也應該已經聽過了,弗羅倫斯。」

阿修羅還想偷襲,就被雞毛毯子當頭打下。「有規矩點,阿修羅。再多恩怨都是生前的事情,雖然我覺得你並不值得同情,但是我也沒有對你出手阿。」

 

艾妲的臉上,出現了悲傷的表情。「明明是不記得的事情,因為那些已經失去的記憶做出錯誤的判斷甚麼的......。」稍停了一會兒,艾妲繼續說。「至少,在恢復記憶、明白真相之前,我們都只能是夥伴。」

 

「就算是取回記憶之後,也一樣是夥伴吧。」冷不防的,多妮妲插了話。

「......沒有錯。」

「我從一開始就是隊長的夥伴阿!!」名為弗羅倫斯的女人這麼說。

「真是天真的想法,夥伴那種東西我才不需要!」阿修羅抗議。

 

 聽到阿修羅的夥伴無用發言,艾妲的臉上浮出了危險的表情。

 

 

 

 發現大事不妙的阿貝爾立即採舉了行動。

「你才是太天真了,阿修羅」阿貝爾出聲。「你還沒有到知道夥伴的重要性的年齡呢。」

「沒錯!!有句話叫: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只怕豬一樣的隊友」阿奇波爾多也搭腔救援。「阿斯拉君,你比草莓大福還要甜呢。」

 

「草莓大福是甚麼東西......」阿修羅話還沒說完,就被阿貝爾和阿奇波爾多一人一邊強行拖走。

 

「打過三V三你就知道隊友的重要性。」

「你不知道草莓大福是甚麼? 那你在書房鬧假的阿,這種梗是入門中的入門耶!!」

 

 此時,留在原地的女性們只能目瞪口呆著望著男人們離去。

「那是? ...怎樣?」看起來不太愉快的艾妲問

「.........」雖然雪莉和多妮妲都知道阿貝爾和阿奇波爾多的用意,不過這種時候還是沉默為上。

 

 

 

 

 

 

 

 

 

「阿呀,你們都在這呢。」

循著聲音看過去,站在那裏的拿著某物的是大小姐。「來,這東西拿去,自己放在自己的房門阿。」將手中的木板一一發給戰士,連新來的弗羅倫斯也不例外的拿到了自己的一份。

 

「是門牌。」多妮妲看著自己手中那片寫著"ドニタ"、"多妮妲"、"Donita"和"ScarletQueen -腥紅女王- "等各種別名的木板。

「門牌...?」雪莉拿著自己的門牌,下意識的在大小姐手中翻找著博士的門牌。

「恩,這樣子比較方便嘛。」大小姐說。「一開始就在沒來的人房間門口先掛著門牌,這樣子大家對他應該可以有比較早的認識...。這個門牌跟你們的房間一樣,會隨你們的意志改變,所以不一定是木板的樣子,不過至少會留一種名稱在上面歐。」

「阿修羅給我出來!!!......弗羅倫斯?!」從走道的另一邊怒奔而來的是穿著長裙與少數民族風格服裝的少女。「你居然也在這裡!!」

「今天剛剛到......請多指教了,帕茉。一起以復活為目標吧。」弗羅倫斯調皮的拋了個媚眼,笑著和帕茉打招呼。

「那是當然的。」

「......」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說這個家裡的練等規矩......晚來的人想要找回記憶不知道要等多久...。艾妲、多妮妲和雪莉這麼想著。

 

 

 


「帕茉,拿去,你的門牌。」大小姐拿出了兩份門牌給帕茉。「還有阿修羅的,他的房間剛好在你隔壁對吧?」

大小姐的話像是開啟了某個開關似的,帕茉開始爆跳。

 

「大小姐!!我要求換房間!!!阿修羅天天都換著方法整我阿!!」

「歐?」

「他剛剛在我房門的手把上放了青蛙!!」

「......。」大小姐一語不發的盯著帕茉。姑且不論青蛙是怎麼放上去的,不過這種事不太像阿修羅會做的事情,簡直就像是.......。「你......。」

「......我真的沒有去找他打架,我也制止神獸去跟他打了!!!」帕茉看起來十分氣餒。「雖然我很氣他......但是我真的有在克制的。」

 

也許繼續打架的話他就不會整你了,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大小姐並沒有說出來。

「好吧......我會去跟他說說。但是那些房間都是為了你們而準備的,不可能說換就換。」

大小姐轉身把剩餘的門牌交給多妮妲。「這些就麻煩你們幫我發了。」

「反正,阿修羅的事情我會去說的,天天被整也不好過吧。」

「拜託了!!」帕茉的表情像是找到了希望一樣發著光。

 

多妮妲在那些門牌之中翻找,取出了其中一片塞給雪莉。

「這個給妳,其他的我來。」

門牌上寫著的是沃肯。雖然多妮妲拿著這片門牌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厭惡門牌的主人,但是雪莉心中卻有一股異樣感。

「愣著幹嘛,快拿去阿。」

「多妮妲...。」雪莉盯著多妮妲,眼神發亮的說。「這就是所謂的傲嬌嗎?」

「噗哧。」艾妲笑出來了。

「什麼.....?!」舉起沃肯的門牌,多妮妲重重的將其敲在雪莉頭上。「阿嗚!!...好痛!!」

「你是不是讓死大叔阿奇影響了,盡...盡說些亂七八糟的話!!快點拿去!!」把門牌硬塞到雪莉的手中,多妮妲氣呼呼的調頭離去。

 

「真的是好可愛的女孩呢。」弗羅倫斯也笑了。「是叫做多妮妲阿...臉和衣服都紅紅的呢,真是可愛。」

弗羅倫斯轉向雪莉。「那你是....?」

「我是雪莉。」

「雪莉,以後的日子請多關照了阿。」弗羅倫斯的笑容十分的燦爛。

「...好的。」

 

 

 

 

 

 

 

 


 

雪莉輕輕的在沃肯博士的門上放上門牌,門牌立刻就和門融為一體。看似金屬材質的門上有著透明的玻璃片,玻璃片與門中間夾著一張以工整的字跡寫著"沃肯 博士"的小紙片。

真的會變化呢............雪莉自己的門牌變成了有著紫色緞帶和白色蕾絲的板子掛在門上,搭配有著同樣是紫色的裝飾的木門非常合適。但是博士的就看起來非常的簡潔。

 

「雪莉?」沃肯的房門突然打開。

「博士?!」對阿...博士平時都窩在房間裡做研究,因為是新人的關係,所以平時不會被大小姐招換出去練等級...。

「嗯? 你放了甚麼在我的門上?」沃肯看著門上的新裝飾。「恩...很不錯呢,謝謝你阿,雪莉。」寵溺的摸著雪莉的頭,沃肯似乎很高興。

 

「雪莉要不要來看看我的研究? 這是之前大小姐介紹的新東西呢。」

「诶...?」大小姐不是不太喜歡博士嗎...?

「說是叫做電子電路學的樣子,跟法典的運作方式不太一樣,不過可以有效的作出精密的自動機械呢。」

「這裡真的很神奇呢,書上說的電子原件都可以在工具箱裡面找到。跟書房裡面那個哆啦a夢的故事稍微有點相像呢,好像四次元空間一樣。不過我想死後的世界應該不真的是四次元吧?......阿...抱歉阿雪莉,這些你聽不太懂吧?」

 

看著博士滔滔不絕的說著各種研究,雖然雪莉完全沒辦法理解其內容。不過博士似乎不再輕視大小姐了,雪莉感覺稍微有一點開心。

 

 

 

 

 

 

就是這樣的感覺,愉快、輕鬆而溫暖。雪莉模糊的感覺到,只要待在博士身邊便可以遠離討厭的事情。

 

只是失去記憶的現在,就連自己對博士的這種感覺是否為真都無法知道。尤其是和博士見面十,博士的道歉更是讓人在意。

 

不過,那些都無所謂了吧。在事實明瞭之前,博士就只是博士,如此而已。

 

 

 

 

 

 

 

 

 

 

 

 

 

 

 

 


 

 

終於!!

 

 

寫完了!!!

 

然後為什麼泡沫跟大中天看起來可以再多加一段阿XDDDDD

 

這種糾結幼稚的情節,他們兩個根本就是青梅竹馬然後為了忍者村的未來,大中天表面背叛實際上是把過錯攬於一身,結果被喜歡的女孩子討厭那樣的感覺阿阿阿阿。

雖然官方一定會打我臉..........

 

可惡他們到底甚麼關係!!!!

 

 

 

 

我有空會再寫一篇補完的OTZ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