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慶幸我愛喵R的時候使普性別已經確定了嗎?

總之就是L男R女對吧............好個男左女右(特大誤)。總覺得L必須是男的...不然那個LV3的"偶爾的胸部走光"要怎麼辦阿~~

 

 


 

今天是連續雨日之後的的晴天,草地和森林散發著清新的氣息。

晴朗的日子裡飄著未散去的水氣。

 


 

瑪格麗特R的時候家裡飄了一陣子低氣壓,不過後面的幾個男人R的時候其他人卻感覺不到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馬庫斯的怨氣原因不明的不斷膨脹。在尚未R的夥伴們心中,R會導致情緒低落只是瑪格麗特的突發事件。

當大小姐宣布接下來的記憶是屬於艾茵的記憶的時候,大家都很替她高興,只是艾茵心裡卻蒙上了一層陰影。

 

「姊姊,怎麼了?」史普拉多跟在艾茵的身後,查覺到姊姊的不安讓史普拉多也有點不放心。

寵溺的摸著史普拉多的頭,艾茵沒有多作表示。

瑪格莉特的低落一定不是沒有原因,艾茵其實也知道瑪格莉特偶爾會在晚上去喝酒,他也知道會在晚上喝酒的,都是那些已經取回部分記憶的人。

 

已經死亡的我們,取回記憶之後真的會復活嗎?

自身沒有成為鬼魂而是在這裡戰鬥本身已經就是奇蹟,質疑炎之聖女本身就是有爭議的吧?

除了不在現世之外,他們跟活人其實沒有兩樣。艾茵也十分清楚這一點,只是等待復活的過程很痛苦,所以他們才會在晚上去喝酒的吧?

 

就如同他那模糊的使命一樣。如果知道了自己的使命,要等待自己的記憶完全恢復才能復活...那樣的等待過程一定是很痛苦的。

 

一定是這樣的。

就像他對史普拉多模糊的記憶,一定也會變得清楚。

 

然後,最痛苦的會是等待重回人世的時間。

 

除了自己是史普拉多的姊姊之外,艾茵對史普拉多其實一無所知,而且總是有種異樣感,這種感覺在史普拉多來的時候最為明顯。

已經不是小小孩的史普拉多,居然不會上廁所。

 

那時的史普一臉哭樣,說他不知道怎麼小便。

 

「......。」艾茵完完全全的無奈,他也不知道要怎麼用男生的廁所。

最後是在剛好經過的艾依查庫的幫忙之下才結束了這場廁所鬧劇,作為最初的戰友也作為解決廁所事件的恩人,艾茵非常的感謝他。

 

也許找回記憶能夠解除這些不安......,一面與史普拉多鍛鍊武術,艾茵真心的想著。


姊姊,有點心不在焉。

 

與艾茵過招的史普拉多默默的想著。是因為IVX說要讓姊姊恢復記憶的關係嗎?

姊姊的動作比平常慢,反應也是、力道也是。

 

姊姊恢復記憶之後...會不會想起他是誰呢?

 

剛剛從這個世界醒來的時候,比起姊姊的氣味就在旁邊,更驚訝的是自己居然是男孩子。

最驚訝的是姊姊居然不覺得奇怪。

 

「史普拉多...真的是史普拉多嗎?」抱著自己的姊姊一臉不可思議,這不可思議是來自於他來到了亡者的世界。

不是因為他變成男孩子。

 

雖然大家都稱呼IVX為大小姐,可是史普拉多總覺得這麼較有點彆扭。IVX說大家會來到這裡是因為死掉了,只要找回自己失去的全部記憶就可以復活。

所以我已經死掉了,還變成男孩子。

 

姊姊也死掉了嗎?

 

戰鬥已經成為自己的本能,可是史普拉多卻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學會這些戰鬥技巧的。甚至也想不起來自己怎麼會變成男孩子,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總覺得很陌生。

想不起來自己應該是甚麼樣子。

 

姊姊取回記憶的話,應該會知道的吧-我本來的長相。

 


 

 

如同阿貝爾R的時候一樣,艾茵取回記憶的那一瞬間就陷入了昏睡。為了預防腦袋撞地板的事情發生,艾茵在床上吸收那些碎片。

 

「真好阿...果然第一個人就是所謂的白老鼠嗎?」R的時候狠狠撞到桌角,醒來之後頭痛了一個禮拜的阿貝爾說。

阿貝爾靠著艾茵的房門,看著裏頭的大小姐和史普拉多。

 

「嗯?第一個取回記憶的人也是第一個復活的人阿。阿貝你有甚麼不滿嗎?」身穿腥紅歌德羅莉套裝的大小姐轉過臉來,對阿貝爾嫣然一笑。

「不不不...怎麼會有不滿呢? 只是對能夠舒服的睡上一覺而不是頭上起腫包這件事情感到羨慕罷了。」阿貝爾回以一張清爽的笑臉。

「是是,你R2的時候會有一張好床睡的,而且你R3之後就買衣服給你穿。」

「聽起來真是不錯,大小姐不會是準備了甚麼陷阱吧?」

「怎麼會呢? 頂多就是麻煩你請大家吃野味而已,作為第一個使用妖魔靈魂攜帶著的記憶的人,你不覺得請大家吃飯是應該的嗎?」

「我的大小姐,現在家裡有多少人阿......要打幾隻兔子才能滿足這屋子裡的胃阿......」

 

無視大小姐和阿貝爾的鬥嘴,史普拉多跪在床邊握著艾茵的手,專心一志的看著他姐姐。

 


 

 

艾茵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坐在她身旁的是瑪格麗特。

 

「水......。」剛剛醒來的艾茵只覺得自己口乾舌燥、全身無力。

瑪格麗特給了艾茵一杯水。

 

「瑪格麗特...謝謝你。」艾茵喝完了水,瑪格麗特把艾茵的杯子又拿去倒了一杯。環顧四週,沒有自己妹妹的蹤影。「史普拉多呢?」

「剛剛大小姐和傑多帶他去吃午餐了。」瑪格麗特重新把水杯拿給艾茵。「過不久就會回來。」

 

接過新的一杯水,艾茵沒有立刻喝掉。他看著眼前的馬格麗特,家裡唯一取回記憶的女性。

 

要問甚麼呢? 史普拉多的面容突然變得模糊,總覺得哪裡不對,史普拉多是那樣的嗎?

艾茵明確的想起自己有一個妹妹,那是史普拉多...。

 

取回記憶之後卻想不起史普拉多的樣子。

 

「怎麼了? 艾茵。」

「诶......。」

 

沒有想到是瑪格麗特先提問,艾茵有點反應不過來。

「那個...瑪格麗特取回記憶之後,低落了一陣子對吧?」

「恩。」

「那個...那個時候...瑪格莉特是怎麼想的呢? 對於復活。」

 

阿呀阿呀,瑪格麗特的臉上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是不是問了太過分的事情呢?

 

不對...好像是在憋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瑪格麗特笑趴在桌上,止不住笑的趴著發抖。

 

過了一會兒,瑪格麗特停了下來。「不是故意笑你...哈哈..只是我以為你會問更加......更加...」想了一下,瑪格麗特繼續說。「我以為你會問我生前的事情。」

 

「......」艾茵一臉錯愕的看著瑪格麗特。「那種事情...不是瑪格麗特的私事嗎?」

「是私事阿。」瑪格麗特露出溫柔的微笑。「是我重要的記憶。」

「那種事情......。」怎麼認為我會問呢?

「不過同時也是我痛苦的根源。」

「诶...? 怎麼...」

「失去的、重要的東西。」瑪格麗特慵懶的趴在桌上。「回不來的東西。」

「你也有的吧? 艾茵」看著艾茵,瑪格麗特說。「想要守護卻沒能守護的東西。」

 

想要守護卻沒能守護的東西。這句話在愛茵的心中迴響,那對艾茵來說,是寶珠、還是世界呢?

也許是記憶中小小的、模糊的史普拉多。

 

「我呢......取回記憶之後絕望了一陣子。因為我重要的事物恐怕已經不在了。」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的,是那個孩子的名字。

是誰取的名字呢? 是自己取的還是那個人取的? 完全沒有印象。

因為連那個人的名字都是一片模糊。

 

「後來是大小姐和尼西給我打氣,我才重新振作起來呢。」

阿,那件事。瑪格麗特在屋頂大哭,大家雖然都沒有提起過,不過其實是知道的吧?

「我以為你也會跟我一樣消沉,打算以大小姐對我說的話來安慰你.....。」瑪格麗特露出笑容。「不過也許不需要嗎?」

 

 

想要守護卻沒守住的是史普拉多。

史普拉多應該要在那個蒼鬱的綠意中成長,最終成為一個嬌嫩的少女。

 

史普拉多也在這裡,就意味著自己的使命失敗了吧?

 

瑪格麗特憐愛的摸摸艾茵的頭。「看著你就知道呢,你比我更堅強。」

「你以前說過吧,自己有某個使命。」伸手擁抱艾茵,瑪格麗特問。「就算是死過了的現在,你的使命還有方法可以達成吧?」

 

有的,那個方法就是帶著史普拉多一起復活,然後找到寶珠送回故鄉。

姊妹兩人一起回家。

 

「...嗯!!」艾茵露出笑容。「可以!!」


 

「阿呀~~~~~~~~~~~~~~!!!」

 

「艾茵!! 怎麼了?」艾妲正在收拾中午的碗盤,想不到終於醒來的艾茵一來到客廳就放聲尖叫。

 

「史普拉多!!!」艾茵看起來面無血色,雙手抓著史普拉多。「真的是史普拉多嗎?!」

 

利恩一臉疑惑。「史普拉多不是你弟弟嗎? 他來家裡很久了啊?」

「不對!!!」艾茵驚魂未定,不過其他人更是驚(被艾茵嚇的)疑(也是艾茵搞的)交加。

「史普拉多......是我的妹妹阿!!!」

 

見到那個身影的瞬間,想起了妹妹的長相、妹妹的氣味。

這個孩子與妹妹有著同樣的髮色,同樣的眼睛色彩,但長相卻跟妹妹完全不同。

可是眼前這個和妹妹有著同樣氣味的孩子確實是史普拉多,真是難以接受。

 

 

 

 

「诶-------------?!」眾人大吃一驚。

「怎麼、怎麼會變成男孩子的!!!」

「姊姊,好丟臉......」史普拉多紅著臉,小聲的說。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可
  • 喜歡這篇!!
    (所以獸太真的是穿越之後換了性別...那會像艾喵那樣有時變回嗎?!)
  • 看起來史普轉的非常完全(?)......我還以為這篇寫到廁所(?)會變成黑歷史說XDD

    IVY 於 2012/09/23 15: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