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這個過渡期阿,自己組的復活貝可以把COST壓的跟我的練功隊伍一樣。看來短期內勢必是要玩75UP的超高COST戰才能避免遇上復活卡了。我組83還是遇到了呢...而且是2張+L5泰瑞爾,40+25+18(事件卡)....83......居然跟好跟我一樣~"~。看來這段時間還是別太指望練等好了。

這篇文會捏到一點點的R卡劇情,斟酌著看吧。

 


 

「"這個靈魂,還不足真正的點燃我的生命之火。"那位大人這麼說著,一面把我吐回來了。」大小姐有點鬱悶的說。

「這樣子阿。」擔任大小姐心理諮詢師的梅倫,對於現狀感到迷惑而有點不知所措。

「也就是說,大小姐的驅動能源確實是靈魂嗎...。」不知何故也在一旁的沃肯深思著說。

 

玉座的大門開啟的那一天,大小姐拼了命的找尋自己的造物者的身影。不斷的喝下綠色的藥水,然後從指尖放出紅色的能量去找尋能夠連結到那位大人所在地的通路。

如果不知道到小姐人偶的身分,說不定會覺的大小姐滿手鮮血也說不定。

 

戰鬥失敗的大小姐帶著戰士們變化成的卡片回來,如同以往失敗的時候,大小姐能夠開啟一個讓自己處於絕對安全的保護盾然後自己走回來;這次不同的是走回來的大小姐會有數分鐘的時間對外界刺激毫無反應,就像個真正的木偶。

這一切,都是為了那一位曾允諾的,只要戰勝他就會給予戰士身體的承諾。

 

 

 

 

 

 

「不過您還要去挑戰嗎? 萬一哪一天夠了的話,說不定就沒辦法再回來了。」梅倫流露出擔心的神色。

「短時間內不會長到足夠的吧,聽阿奇說那位大人吃了我也還是骷髏......我想距離足夠還遠著。」人偶聳聳肩,即使是這樣簡單的動作都顯得有點笨拙,這讓梅倫對大小姐的狀況更加擔心。「更何況,那位大人給予我找到他的能力,但是並沒有阻止我去找他...。」

「是沒辦法還是覺得不需要呢?」沃肯提出了他的觀點。「我們能對聖女造成傷害的話,總有一天能夠戰勝的吧,如果不是對自己的能力完全自信的話,是不會覺得不需要的。」

「請稱呼那位大人"聖女大人"。」梅倫沒好氣的說。

「我製作人偶的時候會準備一套安全措施。因為一但人偶啟動,要是人偶想殺死我,我只能逃而已。所以不在人偶上準備個開關當弱點是不行的,就算不準備這樣的弱點,我也得做一個遙控器來預防人偶傷害到我。」

「真是意外呢,博士。」梅倫很驚訝的樣子。「不過這樣子多妮妲跟雪莉在戰鬥中不就會有危險嗎?」

「我來到這裡之後,有檢查過那兩個孩子了。他們身上的開關消失了,雖然機能還是和我當初作的時候差不了多少,也還是人偶之身,但是已經不是我所製作的那個身體了。」

「檢查...。」大小姐還沒反應過來,梅倫倒是聽到了關鍵字。

「恩,把一些在外部的機關看過了,那兩個孩子就像個真正的人似的。」

因為在這裡的戰士都只是靈魂阿......那兩個人也許希望自己是人類也說不定,不過為什麼怎麼聽就覺得沃肯是個變態呢...。梅倫忍著沒把話說出口。

 

湊到大小姐耳邊,梅倫小聲的問。「您對他們說了多少阿,大小姐。」

「.....咦? 只說是點燃生命之火阿,怎麼了?」反應有點遲鈍的人偶很直接的用正常的音量回答梅倫的問題。

「我聽到了歐。」沃肯的表情好像有點尷尬。「大小姐,悄悄話要小聲的說阿。」

「...阿,不好意思。」

梅倫和沃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我說大小姐,看起來你跟梅倫有事瞞著我們阿。不、還是說侍僧全員都知道?」沃肯挑眉,意味深長的看著面前的兩人。

狡猾的老狐狸、蘿莉控、趁人之危的白袍鬼。梅倫在肚子裡咒罵過於敏銳的沃肯,但還是撫著臉把話接了下去。「由我來說明吧,事實上在這裡的所有人都只是靈魂,只有大小姐擁有身體。」

「咦?」沃肯的表情變的奇妙起來。「這到是新發現...不過解釋了很多事情...。」

「所以事實上,大小姐這一戰是為了取得已經製作完成的戰士的身體。」

「這說明了為什麼那兩個孩子的身體發生了變化...但是明明只是用零件和渾沌元素驅動的人偶竟然能擁有靈魂...使用這個機制的話也許...。」沃肯開始碎碎念,視線也從大小姐身上轉移到天花板上去。「說起來我竟然完成了能夠製作靈魂的裝置嗎? 馬庫斯好像也是我的作品,但是相關的細節還沒想起來阿,馬庫斯又拒絕給我檢查...。」

梅倫無言的瞪著已經進入腦內風爆狀態的沃肯。

 

「咳咳。」刻意發出聲音,梅倫打斷了博士。「不好意思,剛剛的話題可以繼續嗎? 安全措施什麼的。」

「歐好。我在想聖女之所以不拿走大小姐找到他的能力。是因為大小姐的靈魂生成需要的時間太長,聖女等不了那麼久。也可能是不完整的復活只能維持短暫的時間,大概他會想要一次性的復活吧。」

沃肯想了一會兒。「不過大小姐回來之後確實缺了點東西,所以也有可能是藉由吞吃大小姐的靈魂,取走帶領戰士非必要的部分,把這些部分的靈魂累積起來,等到足量之後就可以不需要大小姐了。」

「唔...。」人偶皺了皺眉。

「要說"聖女大人"....算了。」

「那樣的話,說不定大小姐在那之後會被拋棄,聖女會親自來帶著我們。不過這表示,就算是回到現世我們也會是被聖女控制著的棋子也說不定」

「那樣就糟了吧。」梅倫有點擔心的說。「就算是我們侍僧,也是有著遺願的死者,取回生命卻無法實現願望的話...。」

「就算再次死亡也能夠重新復活,我是這麼想的。」

「感覺很糟糕...。」

「另一個狀況是大小姐就這樣在這裡帶領著還是靈魂的我們,然後持續供給聖女部分靈魂作為力量。」

「沒有比較好阿,聽起來。」

「我想提供身體應該也是讓大小姐去找聖女的誘因吧,因為大小姐一直希望能讓我們回到現世不是嗎?」

「唉...。」

「還有,不拿走這能力,說不定是沒辦法。」

「嗯?」

「像我說的,我無法干涉自己作的人偶要做甚麼事情。如果大小姐的靈魂養出足夠與聖女對抗的力量...」

「說不定能反向來吞吃聖女嗎?...說這種話讓我覺得好像在搞叛變阿。」

「沒錯,不過要養到那種量需要的時間...。 我可不想等我回到現世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百年阿」沃肯攤手。「雖然不太好意思,不過打倒聖女大概是唯一解了。」

「我也不想等阿,但是我懷疑從零開始的大小姐要多久才能夠有那樣的力量。」

 

 

 

 

 

 

 

 

「.......額。」人偶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事情。

「怎麼了? 大小姐。」梅倫聽到聲音,馬上就轉移了注意力。沃肯則是在一旁沉默以對。

「感覺你們今天話很多阿。」

「是你今天都沒說話吧,大小姐。」沃肯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力。「帶去打聖女的組合是誰? 泰瑞爾、CC....還有?」

「阿奇,最後一個是他。」提到戰鬥,大小姐的反應突然正常起來。「都是泰瑞爾啦...什麼反傷機械,他每次都剛好被打到無法反彈的最大數值。不然就是無法發動......兩次了阿。」

「對了,大小姐。不是說布勞那邊......。」

「阿,阿阿。」大小姐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我都忘記了!!」

 

 

看著狂奔而出的大小姐,梅倫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看來對戰鬥跟另一個世界的連結是必須的部分呢。」沃肯下了結論。

「要打賭嗎?」

「嗯?」

「打賭大小姐到底能不能跟布勞搶到戰士的身體。」

「所謂機率不是0就是1阿,我不會賭的。」

兩人一面對話,一面往布勞所管理的、被稱為暗房的那面只有大小姐能進入的黑牆走去。

 

 

 

 

 

 

 

 

 

 

 

 

 

 

 


 

「我還以為你不打算來了呢,大小姐。」布勞一貫的笑容,搭配著黑暗的背景,總覺得有點惡意。

「只是忘了。」大小姐以意味深長的笑容對應,如同往日。

「看來一提到戰士相關的事情,大小姐就恢復正常了呢,請讓我表示我的安心。」

「雖然我知道你的關心是真的,但是怎麼就是想揍你呢...真的想幫助我的話就把身體吐出來阿。」

「怎麼說這種話呢,大小姐。你知道我只是負責燒抽獎卷而已吧。」布勞的手做出拿著某樣東西的姿勢,閃耀著銀灰色色澤的燭台就這樣憑空出現在布勞的手上。布勞的臉上因為有著跳躍的火光而更加險惡。「你不會想金抽的吧?」

「不會。」大小姐雙手插腰,非常有氣勢的宣告自己抽獎卷很少的事實。

「好的好的,銀抽一次。」接過大小姐遞過來的三張紙片,如同往常那樣讓紙片在燭台上焚燒,而周遭的黑暗空間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所以你就這樣撞到頭了?」梅倫問。

「你關心的只有這個嗎?」阿貝爾無奈的說。

 

 

路德和沃肯兩人走到暗房的時候,只看到已經出來的大小姐跟不知何故跪在地上按著頭的阿貝爾。

據說是離開暗房的大小姐不小心在自己離開暗房的時候把門關上,導致阿貝爾的頭被暗房的門重擊。

 

 

「我一直都以為我們平常感覺到的痛跟生前一樣,想不到完全不同阿...。」撞頭當事人阿貝爾如此表示。「...你幹嘛? 沃肯博士。」

沃肯正拿著阿貝爾的手臂,像是研究似的,拍一拍、捏一捏,讓阿貝爾感覺不太舒服。

「的確感覺到有些不同呢,阿貝爾你方便的話能讓我研究一下嗎?」

「...容我拒絕。」

 

 

 

「我突然覺得我跟那位大人戰鬥失敗真是太好了...。」大小姐如是說。「要是那位大人幫我復活了阿貝的話,布勞又讓他多一個身體不就太浪費了嗎?」

「咦?」沃肯好像嚇了一跳

「蛤?」梅倫看起來沒聽懂剛剛大小姐的發言。

「那是怎樣...。」阿貝爾稍微察覺到自己差點會處於一個奇怪的狀態的樣子。

 

「有兩個身體會怎樣嗎?」阿貝爾問。「說起來艾茵好像能後幻化出兩個身體的樣子。」

「還是只能用一個吧,另一個是備用?」大小姐好像也不清楚。

「說起來,我現在被殺死會發生什麼事阿...。」

「只要是在星幽界被殺死就還是我的能力範圍內吧...現世的話我不知道歐...我不知道我的能力在現世能不能運作。」

「突然覺得戰鬥要小心點的樣子。」

「本來就該小心阿,什麼話。」大小姐無奈的說。

 

 

 

「說起來,那樣請那位大人復活的名額就可以往下一個人去了吧!」大小姐說。「那下一個人就是艾伯了吧。」

「咦......?」梅倫有不好的預感。

 


 

 

 

 

 

 

「這是第幾次了,大小姐。」眼前的人偶毫無反應。

梅倫小聲的說了一聲唉呀,然後拍拍人偶的頭。

 

「嗯? 阿,梅倫。有事嗎?」大小姐突然回過神來,好像沒聽到剛剛的問話。

「有事的是你吧,大小姐。還要繼續挑戰?」

「當然...。」

「幾次了,跟那位大人的戰鬥都失敗了吧。」

「......七次。」大小姐的表情有點彆扭。「反正想到現世去的話,也只能打倒那位大人了吧。反正我對那位大人也只是道具罷了...。」

 

 

 

 

「不考慮讓阿貝爾去打?」

「你說復活的阿貝嗎? 等我真正打贏那位大人之後再說吧,反正戰鬥判斷沒有受影響,我希望帶著大家的靈魂獲得最初的勝利。」

「好吧,你堅持的話......好好加油吧。」梅倫苦笑著想起阿奇波爾多的抱怨,他說那位大人的攻擊他根本擋不下來。

「說起來剛剛有一場打得很好的...結果被那位大人的火焰一燒,死的只剩阿奇...我是不是應該把CC塞回去呢...。」

 

 

 

 

 

 

 

 

 

 

 

 

 

CC突然打了個寒顫。

「怎麼了? CC。」瑪格莉特問。

現在,瑪格莉特針在圖書館和CC一起看科學雜誌,因為是另一個世界的書籍所以跟他們所知的科學不太一樣。羅索對這些書籍斥之以鼻,泰瑞爾則是只埋首自己的研究,因此這就變成了兩名女科學家共通的小小樂趣。

 

「不,沒事。」好糟糕的預感阿......該不會大小姐最近又打算讓他去跟很強的戰鬥吧...。CC作為科學家,不怎麼相信第六感,但是卻無法喝止的開始擔心起來。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