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上篇文(太敷衍了!!)

我發現我給文章起的名字真是...樸實阿。

 

 

 

 

 

 


 

總算脫離了那令人窒息的用餐環境,佩特拉和幾個朋友一起提前來到了廣場。遠遠的就看到訓練兵們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說是要選擇兵團,其實也只是在駐紮兵團跟調查兵團之中選一個阿。」

「大家還是想去內地的對吧,如果有足夠的戰功,內地的居留權就是唾手可得的東西啦。」

「駐紮兵團哪裡能有甚麼戰功,想去內地的話當然是調查兵團為第一優先吧!」

 

走近一看才發現是調查兵團的士兵在...宣傳?

似乎是看準了只能在兩個兵團之間抉擇的大家,正在努力的替調查兵團說好話。

 

抱著好奇的心態,佩特拉也聽了一會兒。

 

「調查兵團的壁外調查會盡可能避免跟巨人作戰,就算真的非戰鬥不可也會讓好幾個人來對付一隻巨人,沒甚麼好怕的。」

「而且我們的兵長非常的厲害,遭到危險的時候他英雄救英雄的姿態.....歐阿阿!」

 

 

 

 

 

「提拉~遊說新兵是團長的工作吧。」

被稱為提拉的士兵被一名戴著眼鏡的女性士兵提著披風往後拉,女性士兵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跟他所說的話非常不相稱的表情。

「分隊長,團長每年都在恐嚇新兵,那不叫遊說阿!」

「儘管如此,那也不干你的事阿,團長說那是遊說就是遊說。」女性士兵聳聳肩,臉上的笑容變得溫和。「而且你剛剛說的內容都太過美好,等等團長把反面說出來的話反而會讓志願的士兵人數減少的。」 

「但是...。」

「沒有甚麼但是,提拉。」女性士兵的眼神一凜,緊接著又露出燦爛的異常的笑容。「我比較想知道,我昨天交代你的事情...。」

「馬上去辦!! 分隊長!!」女性士兵的話還沒說完,提拉就趕緊跑了。

 

「歐呀歐呀......上級話都沒說完就跑了...真是的。」女性士兵轉向看熱鬧的訓練兵。「沒甚麼好看的啦,大家。選兵團可是重要的大事,你們要好好的作出自己的選擇阿,別被剛剛那傢伙的花言巧語迷惑了。」

 

 

 

 

 

 

 

 

「那個,請等一下。」在訓練兵們各自散開,女性士兵也正要離開的時候,有一名訓練兵喊住了那名女性士兵。

「歐~? 怎麼了訓練兵。 莫非是對調查兵團有興趣?」 

「......。」佩特拉瞪大眼睛看著身邊的友人,明明一直都對調查兵團興趣缺缺的有人竟然對調查兵團出現反應,佩特拉感到十分驚訝。

「怎麼阿,那個眼神。 你昨天不是有點疑問嗎? 現在是問出結果的大好機會吧。」

「昨天?」

「是阿。」

「所以有興趣的是你嗎? 小妹妹。」

「诶...。」佩特拉一下子想不起來自己到底說了什麼。

「哎呀,內地的居留權阿!」

「..........。」女性士兵的臉色突然凝重起來。

 

 

 

「小妹妹,你想問的就是這個?」剛剛還一臉笑容的女性士兵,此時收起了笑容注視著佩特拉。佩特拉隱約感覺到對方似乎不太高興。

「...是的! 我想知道調查兵團的前輩們依然待在調查兵團的理由。」女性士兵的眼神雖然讓佩特拉有點害怕,但是他還是將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

「歐?」

「因、因為前輩們應該都已經有了足夠的功績可以轉調內地了。 但是前輩們卻還是待在調查兵團。」

「阿~是這個阿。」女性士兵的表情緩和下來。「我還以為剛剛那傢伙的宣傳奏了效,真的有人想為了去內地加入兵團呢。」

「诶?」

「這種人通常第一次出城就會成為損失,就是調查兵團也不想要這樣的傢伙呢。」

「那剛剛的那位...。」

「那傢伙早就可以轉調了,不過就是喜歡亂說話。真是的,令人困擾的傢伙。」

「咦...?」

 

 

「內地嗎...的確是舒服的日子呢,不過.........。」女性士兵停頓了一下,然後害羞的笑了笑。「這個答案在調查兵團中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要說出來......。」

「在幹什麼,韓吉。艾爾文叫你呢。」剛剛在餐廳見過的兵長臭著一張臉過來了。

「來的正好,利維。」

「幹嘛,你又有甚麼餿主意...。」

「可愛的訓練兵想知道已經能到內地去的人到底為什麼還留在調查兵團。」被稱作韓吉的女性士兵笑著說。「由你來回答應該是最合適的吧?」

「這種問題...。」兵長似乎覺得這個問題很蠢,不太高興的樣子。

 

 

「還不是為了讓你們這些傢伙能夠安穩度日。」兵長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生氣了...?」佩特拉從兵長的語氣沒有感覺到什麼情緒,但是兵長的臉色實在不能稱得上是很好。

「哎呀,是害羞,害羞拉。」韓吉似乎很愉快的樣子。「那~就是這樣啦~我還有事情,就先走啦。」

 

 

 

 

 

 

 

 

 

 

 

 

 

 

 

為了讓我們安穩度日...?

是個有點帥氣的答案呢......。

 

 

 

 

聽著團長講述調查兵團的狀況,佩特拉的思緒遠揚。

 

幾年前,最外圈的牆破了。並不是外圈居民的佩特拉一下子就成了最外層的居民。後來還發生了一些事情,雖然父親不讓他看,但是他是知道的。

那些將難民們趕出牆外的事情。

 

那樣的事情再來一次的話,自己會成為難民吧,當然爸爸媽媽也會。

 

爸爸...如果我能夠保護牆壁的話.........。但是僅僅只是保護牆壁是不行的,要將對方抹去才行...爸爸.........。

 

 

 

 

 

 

 

 

 

 

 

佩特拉的心理有了最後的結論。

當團長宣布志願加入別的兵團的志願者原地解散的時候,佩特拉沒有離去。

 

 


 

 

 

 

 

 

 

 

 

 

 

 

 

 

 

「怎麼了? 佩特拉...臉色這麼差。」和佩特拉一同成為調查兵團新兵的女孩正和佩特拉一起整理行李,過幾天就要到調查兵團活躍著的南方去了,要趁現在把一切都打理好。

「爸爸他...。」

「诶,你爸爸反對你加入調查兵團?」

「恩...。」 

「爸爸們都是這樣的吧。」女孩轉過去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同時繼續說著。「不過不能這樣下去,你要好好跟爸爸談談你的想法。」

「你...你家的人......。」

「我沒說過吧,我的父母被送去奪還瑪麗亞之壁了。」

「...!!」佩特拉有點驚訝的看著同窗三年的同學,這是他第一次知道對方的家世。雖然剛剛成為訓練兵的時候有報過自己的出身,但是當時大家都還不熟悉,所以佩特拉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你還有爸爸,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阿。」

看著同學的背,佩特拉無法得知對方現在的表情,只能勉強應聲。「好的...。」

 

 

 

 

 

 

 

 

 

 

 

 

 

說的簡單,具體來說要怎麼做呢......,佩特拉苦惱著。

幾次回家都不得其門而入,就是在路上碰見爸爸也裝作不認識,完全說不上話。佩特拉不是會在大街上拉扯的人,而且他看得出來爸爸其實很傷心。

 

 

 

 

 

 

就在佩特拉苦惱的時候,南下的時候到了。

 

 

一大早,佩特拉回到自己的家門前。他知道爸爸總是很早起,現在說話不會吵到別人。

 

 

 

 

 

 

 

佩特拉敲了敲門。

「爸爸...你在吧。」

「我要去南邊了...。」

 

「爸爸...我...。」

對不起。

 

「我想保護爸爸和媽媽...。」

對不起。

 

「只是守護著壁是不夠的,我希望能夠增加人類獲勝的可能性。」

"獲得戰功之後就到內地去"這樣的話,說不出口。

 

「我的立體機動術...教官都說很不錯...所以...。」

沒能去內地...對不起。

 

「我不會就這樣死掉的,會成為優秀的士兵......。」

沒能把你們一起帶去...對不起。

 

「然後...然後...。」

沒打算到內地去,對不起。

 

 

 

 

 

 

 

 

 

 

突然的,門打開了。出現在佩特拉面前的是雙眼含著淚的父親。

「爸爸...。」

「一定會回來的吧。」

「诶...嗯!!」佩特拉抱住自己的父親。「我一定會回來的,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

「別讓我們太擔心...。」

「我會給爸爸寫信的,一到那裏就寫!」佩特拉感覺到父親的身體在顫抖,那是因為父親在哭泣...。

「恩...那樣很好...很好...我等著你的信...。」

聽到父親的聲音哽咽起來,佩特拉也哭了。

 

 

 

 

 

 

 

 

 

 

 

 

 

 

 

 

 

 

 

謝謝你,有你作我的爸爸,我很幸福。

 

 

 

 


 

 

 

 

 

 

 

 

 

 

 

 

 

 

 

 

 

 

佩特拉意氣風發的初次牆外探索,最後以羞恥非常的狀態收場。

 

 

回城的路上,佩特拉因為被巨人嚇到而尿濕了褲子,不適感和羞恥感佔據著他的內心,遠遠的看著前方的同伴並且跟上就已經用掉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終於回到休息的地方,佩特拉第一件事就是去做簡單的盥洗,然後去馬廄清洗馬和馬鞍。

發現歐魯也在馬廄的時候,佩特拉的心情盪到了谷底。

 

 

 

而發現還沒混熟的室友已經陣亡的時候,佩特拉的心情變成了驚訝。

 

一直到要睡覺以前,佩特拉才能夠提筆給父親寫信。

 

 

 

 

 

"今天是第一次牆外調查,新兵的位置在內側,不太會遇到巨人。但是還是有奇行種闖了進來...真的好可怕。不過爸爸放心,前輩和班長真的好厲害,只用兩刀就贏了。"

"下一次編組,我們就不算新兵了,要兩個人一組來練習殺巨人。我真希望能跟班長一組呢,班長人很好又很厲害。"

 

考慮了一會兒,佩特拉決定不要把第一次調查的糗事寫進去,還有...同期的朋友的死訊也還是別提了。答應了爸爸要寫信是要報平安,不是要讓爸爸擔心的。

 

 

 

 

 

 

隔天,佩特拉去寄信的時候,意外遇到了同樣來自東部的同期新兵。佩特拉認得他,他好像要求自己的女朋友加入駐紮兵團,還用了非常噁心的理由,好像是在牆上等他回來之類的。

看到佩特拉,對方尷尬的笑了笑。

 

他看著對方的笑容,知道對方還沒有從昨天的震驚之中恢復。

想到朋友在寢室裡說著他的事情的時候露出的羞澀笑容,佩特拉感到一陣不滿。

 

 

 

「回去之前,要不要去哪裡走一走?」

「诶,可是我已經有女朋友......。」

「誰要跟你約會,想得太美了吧。」佩特拉拖著對方的領子,硬是將對方拖走。「你這種狀況下次出牆就死了! 要是你就這樣死了的話我怎麼跟你女朋友交代阿! 給我過來!」

「我、我知道了!! 別拉了啊! 我自己走!」

 

 

 

 

 

 

 

 

 

 

 

 

 

「好痛阿...你拉我來這作什麼。」

「讓你申請轉調。」

「幹什麼讓我轉調?!」對方大吃一驚。「我可是要在牆外和巨人戰鬥的...勇敢的...士兵...。」

「結果出個牆就怕成這副樣子? 你之前在東部發的豪語難道只是一時腦袋發熱?」

「你懂什麼!!...我...我昨天看到了...他們吃人的樣子...。」

「我也看到了,我室友昨天還沒有回來呢。」

「...對不起。」

 

「你要是就這樣死了,想想你女朋友要怎麼辦。他雖然通過了體能測驗,但是心裡很纖細,本來就不太適合做士兵,不要讓他遭受這種打擊。」停了一會兒,佩特拉繼續說。「不過說這些有點多餘,你應該是跟他最親的人。」

「...不好意思。」

「趕快調整過來吧。」

「好...。」

 

 

 

 

 

 

我也得趕快調整過來...已經跟爸爸約定好了一定會回去的。

離開的時候,佩特拉在心裡這樣提醒自己。

 

 

 

 

 

 

 

 

 

 

 

 

 

 

 

 

收到分組名單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搭擋是歐魯的佩特拉深深的感覺到自己離準備好還差得遠。

 

 

 

 

 

 

 

 


 

 

 

 

 

本來是有想說要讓佩特拉跟老爸一路吵到分開,然後寫一堆信(?)去說服老爸(?)。然後等到老爸某天終於回信的佩特拉欣喜若狂,開始了和筆友老爸(X)的通信生活(?)。

不過這樣分開感覺好糟阿...。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