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被惡夢踢了(?)。

 


天氣很好。

我和我的朋友(夥伴)們4人一起在外旅行,在鄉間(郊外?)的路上走著。

PS.我的朋友...看過"咕嚕咕嚕魔法陣"的人應該認識,其中兩人是勇者+魔法師(?!),最後一人我不認識。

 

不知道是走到哪了,突然就起了一陣大霧,但是我們還是繼續前進。

濃霧就像他出現的時候那樣,突然的散開了。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棟奇異的一層樓的房子。

 

會說他奇怪的原因是門口外的平地上有用金屬管作成的神秘設施。

金屬管並不粗,差不多是幼稚園的遊樂設施那樣的粗細。在地上圍成一個口字,但是口字的最後一劃跟開頭的部分不相連,因為本應相連的其中一劃,在末端成斜直線的狀態往上拉高了。

 

不知哪來的,大家手上多了一張單子。說這裡住著一個大師(哪方面?),想進去見大師的話必須獲得許可。

所以要...邊走金屬管邊寫?       哪招阿。

 

魔法師很快就寫完了,勇者則是搖搖晃晃的努力的寫,另外一個人寫一寫就掉下來...。

不記得我有沒有寫,也不記得單子的內容。

 

但是最後大家進去的時候,我也進去了。

 

 

 

 

 

裡面的人好像不只我們,大師看了看大家的單子,說了一些話。

從大家的反應看來,大師應該鐵口直斷、非常神準吧。

 

討論很熱絡,但是我幾乎沒聽到甚麼。

 

在大師的桌上,我看到了我的單子,貌似有身高體重等資料?

在我的單子旁邊,有一張名字寫著C.C.的單子。

 

"這傢伙總是說要減肥呢" 不知道為何我說了話。

"他的XXX連3都沒有,根本稱不上胖" 不知道為什麼,大師也回了我話。

 

XXX是? BMI嗎? 夢中我依稀知道一般人這個值大約是1...所以不是BMI,但是要到3才算胖嗎?

 

喧鬧一陣之後,我們離開了大師的住所。

 

 

 

 

 

 

 

 

我和我的朋友們一起去逛街,這時身邊的朋友是兩個女孩。

在百貨公司裡逛街,紅色天鵝絨的牆面感覺很獨特。

 

從B1上來的時候接到了父母的電話,他們說想來找我,但是朋友們已經要去樓上繼續逛了。

所以在電梯口跟他們說等一下我就跟上,然後就到百貨公司的門口等父母了。

 

等了一會兒,發現他們根本在百貨公司的另一個門口找我,所以我過去找他們。

 

談了一下,他們說是因為載我弟過來所以順便過來的。

提了一下今天早上遇見的大師,他們似乎很感興趣。

 

因為只有我知道位置,所以由我帶他們去。

想快點去去就回來,朋友們還在等我過去。

 

 

 

 

 

 

坐上車,我開始給他們指點方向。

但是他們好像並不是很想聽我指的方向,逕自在市區裡繞著。

 

最後他們停在一家廟宇前面,興致勃勃的說想去看看。

這間廟宇好像有部分是平房,是住持的家人住的...的樣子。

 

雖說是廟,但是其實是家族企業的樣子嗎...?

 

 

我父母在廟裡繞了一圈,很興奮的過來跟我說這間廟的住持是大師的弟弟(大師不是我遇到的嗎= =?)。

 

 

結果我們就在廟裡的客廳寫單子了........................。

 

 

 

 

 

 

 

寫一寫,旁邊有個小男孩一直來亂。

我揮揮手想趕開他,結果我老媽斥責我摔筆(.....筆還好好的在我手上耶??)。

這小鬼越來越囂張,伸手出來抓我的左手,我把他的手甩開,結果老媽斥責我把有毒的水灑到底迪身上。

 

.............................沒當場飆國罵的我真是高EQ(?)

 

當下真的很不爽阿,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都說他只是講講,但是實際上就是有負面的情緒在裡面阿。

別人只要說我作了啥,就立刻毫無掛礙的相信,而我說的話從來就不會進到他們的耳朵裡。

而這種當著他們的面發生的事情,也常常莫名其秒的變成我的錯。

 

真的很不爽阿。

 

 

 

 

我說你們想去見大師的話,就快點寫寫離開這裡。我的朋友還在百貨公司等我。

 

結果我老爸突然身體非常不舒服的樣子。我媽就說我爸身體狀況這樣,等一下還是直接回家休息。

現實中我爸已經感冒三個禮拜了,但是會好才奇怪。因為就算是生病了他還是每天短袖短褲的吹冷氣,睡沙發,真的是會好才奇怪...。

 

 

 

 

我突然很生氣,是真的生氣。

說要去見大師要我帶路的是你們,結果就因為這種狀況就要讓我放朋友鴿子嗎? 明明剛剛有很多時間可以直接過去,就是他們在那裡閒逛繞路才會搞到現在都還沒離開城市阿。

 

然後我爸就自己起來走到外面去了,外面在下雨但是我沒傘=_=。我媽拿出傘來幫我爸撐著,然後說就是因為我爸需要找人照顧所以才來找我。

#$^#$ 那不會早點說嗎? 我直接跟我朋友說下就好啦,是有沒有這麼想把我的人際關係搞爛。

 

 

我爸連站著都很辛苦,我媽撐著傘扶著我爸走到車子旁邊,然後我爸就直接趴在後座的車箱上喘。我淋雨過去....。

我媽拿著傘,很快的去開車門。但是在淋到雨的那一瞬間我爸突然開始破口大罵,我的直覺是有"髒東西"入侵了。

 

 

我跑回廟裡去找"大師的弟弟"求救,不知道為什麼,門就直接通到樓下。

就像是兩層樓高的牆壁上有一扇門在二樓的高度那樣,開門的人一進來就會摔下來。所以我站在門框的地方呼救。

 

往下看,我看到"大師的弟弟"一家人(人數還不少)都來了,他們從樓下仰望我,臉上的表情...是很詭異的笑容。

我突然覺得這整個廟都有問題,我已經不想去問為什麼我們普通的走出來的門會變成這個樣子。

 

老爸的症狀開始嚴重起來,我把希望寄託在大師身上。(為什麼阿...其實....醒來以後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我會這麼想)

然後....汽車變成摩托車了 = = 。

 

 

 

 

老媽+老爸+我,三載。在最後的我都快掉了...。

 

 

除了大師的家附近有霧之外,其實我只知道大概的方向。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雨是上哪去...),老媽忘記開車燈,超驚恐。

 

 

 

一片漆黑,看不見阿。

 

 

 

雖說我覺得老爸生病根本是自己的問題,但是這時我也是挺緊張的。

 

 

 

 

 

不知道是誰在說話。

"用一半的壽命當代價,來換他的健康"

 

貌似是對我提出的建議。

 

 

.......................好貴阿(?!)

本來稍微考慮了下,想說貴雖貴,但是好像有點價值。

 

可是一想到我老爸跟本就不注重自己的健康,就不對了阿。

"就算換成他的健康,還是會被他丟到水裡阿。這樣不就是我把自己的壽命丟到水裡嗎=A=?"

"我才不會拿自己搞這種笑呢"

 

 

 

 

 

 

 

然後我就醒了

 

 

 


 

醒來之後,是完全清醒。無法再睡回去的那種。

害我還緊張了一下,因為昨天晚上我老爸才因為感冒去掛急診。

想說該不會真的怎樣了吧。

 

 

 

 

 

結果我豎耳聽了一下,就聽到我老爸在客廳咳嗽...而且冷氣的聲音也是開著的=_=。

通常運轉阿。

 

 

 

 

這種夢,該去拜拜的到底是我還是我老爸阿.......。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