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耍神經打出來的東西,因為有天跟朋友討論關於"兩千年後的你"這梗而生出來的東西...
 
有捏,真的會捏,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多說一次,有捏。
 

 
 
 
 
 
 
 
 
 
 
 
 
 
 
 
 
 
 
 
 
 
 
 
主要的設定有數個:
1.兩千年後的你-----艾倫透過某種方式到達了兩千年後的時間,人類已經不再受到巨人的控制,也因此分化成許多國家。而艾倫醒來之後就踏上旅途的起點,那是他從小一直在談論的事情。最後送他一程的女孩,長的和三笠非常相像。
 
2.承上,假定東洋人真的滅個乾淨只剩三笠一系。那麼那女孩必定是三笠的後代。
 
3.我不會讓壤跟三笠在一起(還是不習慣叫他約翰...),所以那一定是三笠跟艾倫生的孩子(喂)
 
4.解謎成分沒有!
 
5.好了就這樣(爆)
 
 
 
 
 
 
 
 
 

 
 
 
 
 
光線灑落在橢圓形的水晶體上,各個反射面閃閃發光。這讓在水晶體之中的年輕人似乎也發著光,深棕色頭髮的他看起來就像是睡了一般...儘管他從未醒來。
 
 
鐵鍊在水晶體上纏繞著,這是必要的安全措施,雖然就像那沒醒過的年輕人一樣,這安全措施也從未真正的派上用場。
 
 
 
 
 
 
「前輩,我來換班了。」發出聲音的是一名黑髮的女孩,他匆匆忙忙的走進房間,進來的時候代表研究員身分的白色外袍才穿到一半。
 
「你還是這麼冒冒失失的,你十分鐘前就該來交接了。」在房間的一角,有一個和女孩同樣穿著白袍的男性從他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你該不會是又在立體機動訓練的時候玩起來了吧,跟巨人戰鬥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那種不會用到的東西不用太認真,告訴過你好幾次了吧。」
 
「是! 但是想到我們的祖先曾經用這個技術在最衰弱的時期戰勝巨人,就覺得這個技術很棒阿。」
 
「哼,你偶爾也會說些正確的話來。不過以人類現今的知識,就算他們捲土重來我們也能輕易的擊敗他們。」男性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看起來非常的有自信。「拿去,識別證在這裡。」
 
「那是當然的,前輩,保存並傳遞那些那就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將被稱為識別證的卡片收好,女孩的目光轉移到那水晶上。
 
「油嘴滑舌的實習生,你慢慢待著吧。我要離開這該死的地下室了。」
 
 
 
 
 
 
 
 
 
 
 
隨著男性研究員的離去,整個房間回歸寂靜。
 
 
水晶中的年輕人,有著一頭短髮、有點稀疏的眉毛,外觀看起來約是20歲出頭,並且身上還穿著數千年前的調查兵團的制服。
那人是人類當時被巨人逼至絕境之時,最初的反擊希望,傳說的士兵。據說在最後一場大戰裡他深受重傷,因此不得不將他封入水晶沉睡...雖然研究員們都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裡是巨人研究院的地下室,由於這裡放置著這士兵的關係,偶爾會有一些歷史學者來看他,雖然說是傳奇的英雄,但是根本不會有民眾前來景仰...大概是因為真的過太久了。
說起來,最常出現的人還是軍裝迷,他身上的衣服保存的非常好,雖然以普通制服來說,他既沒有穿外套也沒有裝備著立體機動裝置,但是光是身上的綁帶就夠讓那些軍裝迷研究個沒完。
 
 
 
 
 
 
除此之外,基本上這裡完全不會有人來。
 
 
 
 
 
 
 
 
 
 
 
 
 
 
 
 
 
 
 
「據說很久以前,研究院剛成立的時候都會有一個小隊在這裡看著你呢。」女孩開始自顧自的對水晶中的士兵說話,一面玩弄著自己的短髮。「現在搞的只有一個人,都是因為你沒有醒來呢...。」
 
「你不會寂寞嗎? 要是我的話,睡這麼久也不想醒來,認識的人都不在了阿。」一如預期,水晶裡的士兵毫無反應。「我家的那個堂哥阿,是研究院的院長。讓他聽到我跟你說話的話,肯定會說我沒救了呢。他說你是不會醒來的。」
 
「但是我希望你能醒來阿,我想聽聽你說那個時代的事情。」女孩繼續說。「堂哥他說,研究院裡面保留了很多你的夥伴留下來的東西,你不想看看嗎?」
 
光線灑落,而士兵依然閉著眼睛。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該交接的時間。
 
「我來解救你拉。」進房間的是一名棕髮的女性的研究員,帶著愉快的微笑,他蹦蹦跳跳的走進來。
 
「解救是不用,你倒是可以陪我跟他說點話。」
 
「哇,你還繼續跟他說話阿。」女研究員作出誇張的笑容。「你真的是個怪人,不過好消息是,聽說初代館長也是個怪人,那個...叫甚麼名字來著?」
 
「韓吉'佐耶。」女孩搖搖頭。「你的巨人史怎麼搞的。」
 
「我的專長是巨人的結構,不是巨人史,親愛的。」
 
「那幫我叫醒他。」
 
「愛莫能助。」女研究員看起來充滿惋惜。「政府禁止我們進行巨人的研究,我們只能夠不斷的鑽研舊有的資料,要是他能醒過來的話我們就有一個活的實驗體了!」
 
「..............。」
 
「對不起,開玩笑的。不過我想他說不定會願意協助我們進行實驗?」
 
「一定要本人同意才行。」看著自己的同伴閃閃發光的眼睛,女孩覺得有點無奈。「還說我是怪人,你這個巨人狂熱者。」
 
 
 
 
 
 
 
 
 
 
 
 
 
 
 
 
 
就在兩人嘻笑著交接的時候,水晶發出了一些聲音。
 
 
輕輕的、細細的聲音。
 
 
 
 
 
就在兩人的面前,水晶碎裂成無數細碎、易碎的細屑。而水晶中的人也掉了出來,周遭的鐵鍊掉到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音。
他倒在兩人的面前,發出了明顯的代表他恢復自我意志的呻吟聲。
 
 
 
 
 
 
 
 
「醒、醒過來了!」棕髮的女研究員臉上的表情除了興奮之外,就只有興奮。
 
「艾...。」
 
「等一下! 你忘了嗎? 我們得先確認他的自我意志!」他阻止了女孩說出士兵的名字。「根據我們所持有的紀錄,在...。」
 
「好好好我知道了!」急忙打斷自己的同伴即將開始的長篇大論,女孩開始了他們被教育在水晶中的士兵醒來的時候的標準程序。「士兵,你叫什麼名字?」
 
 
 
 
 
 
倒在地上的那人看起來似乎十分混亂,他以不可置信的表情盯著兩人。「你們是誰...?」
 
「不要管我們是誰,只管回答你的名字。」女孩重複了一遍他的問題。「士兵,你叫什麼名字?」
 
「艾倫...。」雖然看起來還是很遲疑,不過士兵確實報上了自己的名字。「艾倫'耶格爾。」
 
「很好,確認完畢。」女研究員看起來非常開心。「我們把他帶去醫護室吧。」
 
女孩一面幫著扶起艾倫,一面咕噥。「...不過也就是問個名字,他一定沒有忘記自己的名字阿。」
 
 
 
 
 
 
 
 
 
 
 
 
 
 
 
 
 
 
 
 
 
 
 
 
 

 
 
 
 
 
 
 
 
 
 
 
 
 
 
 
艾倫的腦袋現在一片混亂。
 
最後的記憶,就是他終於成功的將那傢伙的本體殺死了...裝備著立體機動是正確的決定...那樣至少在沒有體力維持巨人形態的時候還可以用刀決一死戰。
但是現在是怎麼回事?
 
 
剛剛那個問他名字的女孩,雖然乍看之下很像,但卻不是三笠。
真奇怪,他隱約還記得救出三笠的時候綁匪所說的話。三笠不是最後一個東洋人了嗎?
 
 
 
 
 
 
 
 
 
他們說這裡是醫護室? 不知道為什麼身體總覺得使不上力,艾倫乾脆好好的觀察這間房間。
金屬的床架,感覺真的非常奢侈,但床墊很軟很舒服。
 
「你醒了阿。」開門進來的是一位黑髮的男子,跟在他身後的是那名看起來跟三笠很像的女孩。「我們等這一刻好久了。」
但是那男人也長的很特別,那是艾倫所知的東洋人的長相,卻是綠色的眼睛。
 
看著目瞪口呆的艾連,男人簡短的說了一句讓艾連腦袋爆炸的話。「現在是2861年。」
 
「什麼?!」艾連太過驚訝,差點就從床上跳起來。「但是現在應該...。」突如其來的一陣暈眩讓艾連不得不好好的躺回去。
 
「根據我們的紀錄,你是在860年水晶化的。」
 
「水晶化? 我?」艾倫想起剛剛看見的地上的碎屑,還有周圍的鐵鍊。
 
「是的,你贏了那場戰鬥,但是負傷過重導致了你的水晶化。」
 
「那...你們...。」
 
「我想你應該也發現了,大家都說我跟先祖奶奶長的很像。」本來一直沒出聲的女孩這時候說話了。「我們是你的後代,先祖爺爺。」
 
「其實血緣關係很薄了...都這麼多代了,只是偶爾還是會有像我們這樣東洋特色比較明顯的人...。」
 
黑髮男人的話並沒有被過度震驚的艾倫聽進去。
 
 
 
 
 
 
 
 
 
 
 
 
 
 
 
 
 
 
 
 
 
 
 
 
 
 
 
 
 
 
 
 
 
現在,艾倫的腦袋已經不是只有混亂而已。
 
 
他記得那最後的一戰,也記得行前他再三要求三笠在後方陪著他們的孩子,為了這件事情他們幾乎大吵一架。三笠不願意和他分開,但他更擔心三笠的生命。
 
靠著巨人之力,他只要不是致命傷就可以痊癒,但是三笠卻不是這樣。看到三笠臉上的疤痕,那不斷的在提醒他三笠的生命是怎樣的遊走在死亡的邊緣。
 
前輩的死,讓他知道再強的人都可能死亡。而他不願回想在某次危險的任務之中受了重傷,幾乎把命丟掉的三笠,他到那時候才終於知道一直擔心著他的安危的三笠的心情。
 
他一直都知道,調查兵團幾乎沒有負傷這種事,一但失去戰鬥能力就是死亡。
 
 
 
當時WALL MARIA已經奪回,花了數年的時間,調查兵團一面清理著在WALL MARIA內的巨人,一面以艾倫為主的在牆外進行各種活動,最後終於抓到敵人的尾巴。然後在艾維爾團長的指揮之下,人類終於有了獲勝的希望。
 
 
 
他們終於回到在WALL MARIA的家,那裡變成了調查兵團的大型基地,但也是許多士兵居住的地方。
 
 
 
 
 
 
 
 
 
那個時候,他妥協了。
 
孩子有駐紮兵團的朋友幫忙帶著,三笠又是調查兵團中的精銳。
 
的確,比起擔心三笠,他才是整個計畫的成功關鍵。而三笠是幾乎從來就不用擔心的優良士兵,幾乎不用擔心。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個神似三笠的女孩正看著他。
 
他注意到那女孩手中拿著的書,書皮上畫著他很熟悉的臉。「先祖爺爺,我想你對這個可能有點興趣。這是你的同伴在人類獲得勝利之後寫的東西。」
 
 
 
 
 
 
當然會有興趣......那是阿爾敏寫的書?
 
 
 
 
 
 
書皮上幾個燙金字體讓他想起小時候阿爾敏偷偷拿出來的外面世界的書籍,他簡略的翻了一下,發現這基本上算是阿爾敏的自傳...但是也可以稱作是他們三人組的行動紀錄,特別是他,因為在調查兵團後來的許多計畫之中,艾倫都擔任了核心的角色。
 
 
 
 
他快速的翻到最後一部分,那個與他的記憶重疊的那場戰鬥,急切的找尋過去和現在的連接。
 
 
 
 
 
 
 
 
 
 

 
我們終於成功的將敵人逼入絕境,作為戰力的艾倫當然也在作戰計畫之內
但是我們遇到了超乎想像的抵抗

原先這種遠程的作戰就等同於毫無補給,這樣的狀況下我們不可能打延長戰
戰鬥經過數小時,士兵們的刀刃和氣體都已所剩無幾
此外,伴隨著眾多的犧牲。我們也取得了一些戰果,成功的將艾倫和主力戰鬥部隊送到了深處
但是,如果沒能將對手完全摧毀,那我們的犧牲就將毫無意義

我們現在唯一的寄望,就是巨人化的艾倫。
我們無法插手有智慧的巨人之間的交戰,這件事情在我初次見到巨人化的艾倫的時候便已經知道了
 

我們看到了代表戰鬥結束的訊號彈,立刻就上前和主力部隊會合
 
好消息是艾倫成功的擊殺了對手的本體,但是壞消息是作為本體的艾倫也受了重傷。
身體毀損的程度前所未有的嚴重,那已經超出人類可以治療的範圍,只能等待巨人的能力讓他自行修復
我們只勉強在現場做了一個簡易擔架放置他,然後除了少數成員(我、兵長和三笠)隨侍在側,現場的清理便開始了
 

只是,艾倫再也沒有醒過來
 
生命跡象一直很平穩,就像古代的童話書裡的睡美人一樣睡著
 
 
約略花了兩~三天的時間,身體外觀看起來已經沒有大礙
但是過了一個禮拜之後,他的皮膚外層卻出現了水晶一樣的物質
雖然很薄,但是確認之後,那和阿尼曾用在將自己封閉其中的水晶是同樣的東西
這水晶一碰就掉,但是卻不斷的增厚。終於在一個月之後,艾倫完全的被水晶包裹住了
 
期間,三笠一直想去清除這水晶,但是最後考慮到這可能是自我修復的一種機制而終於放棄了
 
然後現在,有別的問題
在終於沒有敵人的現在,調查兵團已經沒有必要和巨人作戰了
大部分的兵團成員都成為生產者,或者是成為憲兵團的成員

少部分的士兵們,我們不斷的申請,希望能成立一個研究巨人及其歷史的組織
而作為組織的研究對象,艾倫必須由我們來保管
 
 
一方面是預防說不定哪裡還有敵人會捲土重來,另一方面是將艾倫交給憲兵團我們實在放不下心
經過韓吉前分隊長將近三個月的奔走和申請,"巨人研究院"終於成立了

雖然名字沒什麼創意,不過這個組織只要存在就可以了

就在我持續紀錄的現在,艾倫也還保持在水晶裡,並且完全沒有老去的跡象

我只希望,研究院的後人們能夠像我們現在這樣守護著他。然後,在他終於醒來的那一天,他就能夠到外面去了吧,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巨人研究院  副院長                阿爾敏˙阿諾德    --875
 

 
 
 
 
「這個是...」
 
「這裡面有些地方是機密,所以沒有很詳細,如果你想知道當時的那些計畫我們其實有完整的文件跟資料。」
 
「不,我想知道的是他們後來怎麼樣了...大家...還有三笠。」
 
「其他人嗎? 我只知道先祖奶奶跟阿爾敏教授後來就一直是巨人研究院的成員,其他人要調資料,我聽說阿爾敏教授有整裡一些機密資料是要等你醒來的時候給你看的。」
 
「這樣阿...。」聽到阿爾敏被加上了好像很厲害的稱呼讓艾倫有點不太適應。
 
「堂哥應該正在準備那些資料吧,因為你一直沒醒來,所以那些東西都只能放著長灰塵。」
 
 
 
 
 
 
 
 
隨意翻著阿爾敏寫的書,艾倫陷入了思考。
 
 
 
 
 
 
 
 
 

 
 
 
 
 
今天天氣有點冷,稍微有點風,但很晴朗,對旅行者來說是個好日子。
 
「先祖爺爺,你真的要走了嗎。」酷似三笠的女孩今天沒有穿著白袍,他現在圍著一條圍巾。穿的很普通,但這讓艾倫有種看到了三笠的錯覺。
 
「恩,你們給我的地圖我已經看過了,只要沿著石板路走就可以到下一個城鎮了吧,我想先去南邊看看。」
 
「是嗎...。」女孩的表情有點惋惜。「我希望能聽你多說一些跟巨人戰鬥的故事呢,而且我的朋友也想多知道一點你的事情。」
 
「你的朋友? 是那個希望我協助實驗的嗎。」艾倫想起那個讓他想起韓吉的研究員。「再說吧...而且和巨人戰鬥的故事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阿,這可不是給小孩子聽的故事。」
 
幾天的相處,艾倫感覺的出來。這些孩子是研究員,還不是士兵。在這個不用擔心巨人的時代,他們雖然也有立體機動的課程,但是水準比他們那時低了不少,而且他們並不明白面對巨人時的恐怖。「阿爾敏寫了書阿,我可不能輸給他。我出去旅行也得把過程都寫下來才行。」
 
雖說那是不明白會比較好的東西。
 
 
 
 
 
 
 
 
「路上小心,先祖爺爺。」
 
女孩的聲音和影像讓艾倫強烈的懷念起三笠,那個分別對他來說還只是幾天前的事情,但卻是永別。
「...雖然我覺得這樣不太好。」但是永別的實感卻突然在這一瞬間變的真實了起來,他突然陷入了深深的哀傷。「剛剛的話,你可以重說一次嗎? 用我的名字。」
 
女孩看著艾倫,似懂非懂的知道了艾倫的哀傷。
「路上小心,艾倫。」
 
 
 
 
 
 
 
 
 
 
 
 
目送艾倫離開之後,女孩回到了研究院。
 
「那傢伙走了嗎?」棕髮的女研究員氣呼呼的問。
 
「走了。」女孩開始換上外袍。「你去問過了對吧,協助研究。」
 
「被拒絕了!」棕髮的研究員看起來快瘋掉了。「這是絕無僅有! 唯一的一個實驗體了阿!」
 
「你還有很多水晶碎片可以研究不是嗎?。」
 
「那些東西是死的阿...你帶他去過你的家族墓園了嗎?」
 
「去了,還見了先祖奶奶。」
 
「歐? 他怎麼說。」
 
「他說他旅行完之後就會回來,還說他很高興先祖奶奶旁邊有空位可以等他。」
 
「理論沒有錯誤的話,他的人生應該還長著。」棕髮的研究員聳聳肩。「你們那個墓園也算是個文化遺產,然後你們幾十年之後又要把一個活化石埋進去。」
 
「說是活化石,我還真沒法反駁。」女孩笑了。
 
 
 
 
 
 
 
 
兩人邊走邊聊,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對,我只是想寫那個夢跟阿爾敏的手記(END)
 
我覺得諫山創老師的結局一定不會是這樣,老師快打我臉!!!(?)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偶
  • 感謝!那首歌真的好好聽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