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愛作夢的女孩。

 

        但是他每個禮拜,可以做夢的日子只有兩天。星期一到星期五,無法沉溺於夢中的他必須去上學。

        讀書,考試,背書,考試。

 

        早上出門的時候,父親會把他的書包檢查一遍,一邊數落不夠整齊一邊看他有沒有甚麼忘記帶。偶爾有一回忘了拿講義或是習作簿,他會在父親的咆嘯聲中把東西補齊,然後出門。儘管那些東西老師上課不會用到,也沒有要交。

        因為她的父親說說不定老師會突然要用。

 

        灰暗的日子裡,學校的生活是罕有的彩色。成績普通的他和朋友在學校聊得很開心,只是當同學開始聊著以後的升學,充滿希望的同學們在他眼中會突然變得很遠。

 

        回到家中,他的母親總是看得她的考試卷嘆氣。接著母親會說隔壁的曉莉國文一百分、楊太太的孩子英文一百分、附近餐廳老闆的兒子第一名。

 

        “你看看你,考這種成績,我們的臉要往哪擺。母親總是這麼說。

 

        其實他的成績不差的,只是比起第一名差了一截。

        回到房間,把書看過一遍之後,他開始回味早上那個夢的片段,嘗試去延續。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往往才碰到夢的影子,父母就會叫他下去吃飯了。

 

        其實,父母對他很好,只是自己不爭氣,她在心裡對自己這麼說。看著餐桌上的飯菜,沒有她討厭的菜色。母親說冰箱裡有優酪乳,父親說有水果和冰棒。

 

        吃飯時間,電視上播著青少年飆車出意外的消息,父親在一旁叫好。

 

        只差沒起立鼓掌。這種混蛋全部撞死,好啊~~下則新聞是關於某個生意興隆的小攤販老闆如何經營,父親立刻轉台了,他說想看有趣的新聞。

        一轉台,又是那一群重傷殆死的青少年。父親又叫好了一次。

 

        飯吃完,父母親開始看連續劇。他到電腦房上網,看看最近有沒有甚麼有趣的消息。

 

        一直到被父親發現沒有在讀書,罵了一頓,他才把播著英文廣播的耳機摘下。

        有時候,父親瞧見了也懶得念他。他才能聽久一點,多吸收一點網路上的資訊。

 

        父母親一直希望他當醫生,可是他覺得,他不想。

 

        他經常去看與珍˙古德博士相關的一些書。感覺研究猩猩好像很有趣。其實他覺得研究夢境甚麼的也很有趣,可是要怎麼開口呢?

 

        要怎麼說出他不想當醫生這種話。

 

        洗澡,睡覺。

 

        晚上的這個時間,才是她最期待的時間。頭一沾枕便沉沉睡去,有如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他會在夢中找到一塊仙境。每天都不一樣的夢,有時候是粉藍色的蘑菇世界、有時候是純白的辦公室、有時候是陽光灑落的森林。在夢中,有時候悠閒,有時候忙碌,只是在夢中,他從來就不用懷疑自己的價值。

 

        每到不用上課的假日,早上半睡半醒之間,他會把自己推入夢境深處。聽的到父親在客廳開電視的聲音,也聽得到母親出門的聲音,只是他也在夢中的奇幻世界遨遊。

 

        父親會念他都沒有吃早餐,母親會對外人八卦他老是睡到自然醒,但是那些都沒有關係。

 

        這種時候她總是會在身體已經休息完畢,沒辦法再繼續作夢的時候才醒來。在父母沒看見的時候去廚房自己弄吃的,然後再回房間看前幾天圖書館借來的書。

        反正只要在看書就行了。

 

 

 

        有時候,他會想起小的時候。曾經有一次他生了病,病到甚至沒有辦法站起來給父母帶去看病的時候。母親背著她,父親則是用跑的去幫她掛急診。住院的幾天,他就像是家裡的寶貝一樣受盡呵護,那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是被愛著的。

 

        只是出院以後,生活又回到灰色的樣子,只是多了因為住院而累積的作業。每次想起,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難過。

 

        最近的夢裡,經常出現一個小女孩。穿著藍色的洋裝,裙子邊邊有著白色的蕾絲花邊,皮膚白皙,整個人看起來好像陶瓷娃娃似的,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的氣質像貴族人家的小姐一樣優雅,又像小精靈一樣有點俏皮。

 

雖然他看不清楚他的臉,不過那個小女孩總是會拉著他去很多地方,雪山村莊、奇妙的絲綢之都,他跟著這個小女孩,看了很多地方。

 

他的心思就算說給朋友們聽,他們也覺得莫可奈何,有些人的父母不是那麼重視成績,有些人則是覺得生活穩定的他生在福中不知福。所以他的苦悶除了一開始的幾個朋友之外,從來也沒對誰說過,因為他很快就發現,就算有與他抱怨相同事情的人,那些人的生活過得比他更加寬裕,父母經常不在國內,玩得非常之瘋。

 

        終於在夢裡,他對這個孩子說出了他的苦惱。那個孩子只是默默地聽他說完,默默地拿出手帕替他擦去眼淚。

 

        這個孩子從來沒有說過話,只是默默地拉著他進入各種不同的夢境,如果他覺得那裡很有趣,停了下來,這個孩子也會一起停下來。然後,雖然看不見臉,但是他經常可以感覺到那個孩子對著她笑,溫柔的、愉快地笑。

 

        然後,那一天該是上學的日子。剛從木造的鄉村小鎮告別的他,帶著心中的秘密起床,上學。

        在難得的假日中,他就與那個孩子去夢中的世界探險。白色樹木的森林、藍綠色的草原、奇異風格的小鎮,每天的夢裡都是不同的景觀。

 

        那一天,他因為晚起被念了一個中午。一整個中午的未來只能當乞丐、上班 一定會遲到、只能當米蟲的人生。他不理解為什麼假日不能睡晚,何況他有一半是醒的。

 

        只是另一半在做夢而已。

 

        那是第二次他在夢中哭泣。那個看不見容貌的孩子伸出手,第一次,說話了。

 

 

 

        這次段考,他拿到了班上的第一名,雖然不是全部都滿分,不過說不定校排名也是第一。

 

        同學紛紛來問他讀書的秘訣,圍繞在他身邊的朋友數量多了一倍。

 

        回到家裡,母親看著考卷很高興,父親也笑著說她終於長大、懂事了。

 

        飯桌上,母親得意的說著隔壁的曉莉數學不及格、楊太太的孩子歷史才八十。父親沒有打開電視,聽母親說話聽得很開心。

 

        “接下來,我們家女兒這麼努力讀書。就會考的比那個甚麼餐廳老闆的小孩還要好了。

 

        “等到你做了醫生,就可以每個月拿一箱鈔票給我們花了。

 

        吃完飯,吃完水果和甜點。他回到房間之前向父母報備要去讀書了,父母帶著笑容要他繼續加油。

 

        回到房間,他有一下沒一下的翻著教科書,心思飄向不存在的遠方。

 

        他露出淺淺的、溫柔的笑容。沒有人知道,本來的他,現在依舊在夢的草原上。這樣子,很好。

 

每個人都很開心,喜歡夢的女孩成為夢的牧者,在無垠的世界裡自由的翱翔。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