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分的時候發訊息說抽到就寫文,結果剛儲下去12分就抽到了。

布勞想要文就說。

 

前幾天回母校去聽演講,才發現我從五月初的日子就記錯了,還把日子寫在英文單字筆記裡面丟人現眼XDDD太丟臉了XDDD

整理整理過後在PO演講心得吧,這次真的看到很多好東西。


 

本來看著眼前怒氣沖沖的大小姐,布勞覺得現在的這份工作真是一份非常好的工作。

但現在看著眼神死掉一半的大小姐,布勞覺得自己面臨了難得的職場危機。 

 

「恭喜大小姊,是跳越星呢。」將抽獎的結果遞給眼前的聖女人偶,剛剛的大小姐面對黑暗中出現的三樣物品完全不為所動,果然不是角色的話沒有想要去搶的意願嗎?

「剛剛一瞬間看到兩個跳越星跟幸運草出現的時候,我就已經不抱希望了。」抱著自己的膝蓋,在黑暗的空間中緩緩飄浮的人偶,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布勞,如此挫折的暗房還真是......你這樣會影響到我往後課金的意願。」大小姐看起來心情低落。「本來想說要等個半年再來抽角的,到時候課金角們一定是我沒有的。現在抽搞的那些家裡已經有的孩子又.........(下略百字)。」

 

 

 

 

 

 

糟糕,大小姐好像真的受到了打擊。可是坦白說會出現誰又不是我決定的,布勞若無其事的開始了奢侈的苦惱。

只能期待接下來能如其所願的出現碧姬媞小姐了......。再一次的化掉三張抽獎卷,這一次在扭曲的黑暗中,燭光隱約閃過一隻白皙的手。

 

大小姐飛也似的衝過去,在黑暗中企圖抓住那手的主人。布勞在希望至少是新人的同時,只能讚嘆大小姐的身體反應能力。

 

「抓到你了!」大小姐非常精準的撞入手的主人的懷中,死命的抱住對方。「這...乳量不對?」

「大小姐請注意說話的用詞。」要是聖女醒來發現自己的代行者變成一個蘿莉外表大叔心的變態人偶,說不定會怪我們指引不力。

「咦? 布勞害羞了嗎。」

「不,只是擔心大小姐的內在去到布勞所不能及的地方。」

「我覺得,再怎麼出格都不會超過布勞的阿。」拉起剛甦醒的戰士的雙手,還跨坐在對方身上的大小姐開始了自己的職責。

 

人偶的背後出現一扇簡樸而有著高貴色澤的木門,在那門緩緩打開、光線流洩而出的同時,大小姐露出完美的微笑。「歡迎來到星幽界,依芙琳。」

 

 

 

 

 

看著眼前的蘿莉抱在一起......真的是非常美好的畫面,布勞這麼想著。如果大小姐離開的時候不是那麼意味深長的盯著他的話,那麼今天也許又是美好的一天。

 

 

 

 

 

那毫無疑問的是要宰人的眼神。

 

 

 

 

 

 

 

 

 

 

 

 

 


 

古魯瓦爾多舒服的躺著。

這個,的確很棒......開始考慮在自己的房間裡也放幾個這東西的古魯瓦爾多,現在正陷入豆袋椅的縫隙中。

 

 

「古魯瓦爾多,我真是為你感到可悲。」布列依斯皺著眉頭。「一國的王子坐無坐相、睡無睡相,成何體統。」

「這個...躺起來真的很不錯。」跟布列依斯一起過來的弗雷特里西,率先躺坐在其中一個豆袋椅上。

「教官你...。」

 

 

現在的大廳,各處都被大小姐放置了不同顏色的豆袋椅。一些年紀小的戰士或躺或滾,玩的不亦樂乎。

「別這麼死板嘛,布列依斯。」艾依查庫從旁邊的椅子坐起來。「這東西挺有趣的。」

「像你這樣的男人,居然也會喜歡這種東西。」看到艾依查庫的布列依斯愣了一下。「...你那是什麼樣子。」

「好拉,適時放鬆也是訓練的一環,坐下來吧。偶爾大家一起休息也不錯。」弗雷特里西看起來已經完全的放鬆了。「你說是吧,艾依...你怎麼回事阿?」

 

 

 

 

 

艾依查庫,如軍犬的小名所示,是個勇猛的騎士。

而這位勇猛的騎士,現在穿著普通的白襯衫和牛仔褲,而且看起來大約只有十歲。

 

「嘿嘿,果然會大吃一驚吧。」從附近的椅子中,冒出了傑多。

「看到了很有趣的表情呢,躲在這裡真是個好主意。」艾依查庫看起來似乎玩的非常愉快。

「你們怎麼都躲在這裡阿,乾脆我也加入吧。」

「弗雷特里西叔叔躲不起來的。」沃蘭德也從某處冒出。「阿,古魯瓦爾多哥哥又睡著了。」

「不要小看大人阿。」弗雷特里西看起來非常認真的在開玩笑。「不過這東西到底是什麼阿...巨大沙包?」

 

「弗雷特里西,看在過去的份上,就讓我指點你一下。」不知何時晃出來的阿奇波爾多,無視於他人的目光颯爽登場。「這東西是豆袋椅,也被稱做豆袋沙發。雖然是椅子不過躺的時候會陷下去,可以直接當床,蠻舒服的。」

「這樣阿,阿奇波爾多還是老樣子,總是知道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呢。」

「反正一定是從哪裡的遊戲還是動漫裡面看到的吧,難得也會有些有用的資訊呢,阿奇叔叔。」

「傑多怎麼這樣說呢,叔叔會傷心阿。」阿奇波爾多硬是擠出傷心的表情。

「別這樣,阿奇。」艾依查庫萬分嫌惡。「太噁心了。」

 

 

「那個自戀大叔是誰...?」還躲著的依芙琳忍不住扯了扯旁邊的沃蘭德。

「那是阿奇波爾多叔叔,習慣就好了。他是個萬事通,知道很多事情。」

「......。」聽到這番話,也還躲著的史普拉多不自覺的抽了抽嘴角。有錢果然不代表聰明,能讓阿奇波爾多哄的一愣一愣的,沃蘭德也不簡單。

 

 

 

「你們這些小孩,全都躲在這裡阿。」弗雷特里西完全就是保父的樣子。

「恩,還有史普拉多跟依芙琳也在。」傑多算了算人數。「剛好五個人。」

「我可不算是小孩阿。」艾依查庫提醒。

「你現在就是小孩的樣子。」布列依斯冷冷的說。「還跟孩子們一起玩呢,真是童心未泯。」

「偶爾也是該懷念一下玩躲貓貓的童年。」艾依查庫聳聳肩。「怎樣,忌妒嗎? 布列依斯?」

 

 

躲貓貓......。布列依斯猛然想起妹妹還小時,兩人在附近的林子裡探險的過往。

「這就是青春阿。」回過神來的時候,阿奇波爾多的手已經拍在自己的肩膀上了。「多少還是會懷念這種童年時光,大叔我非常能了解你的心情。」

「我...!」

 

"哥哥你看! 是松鼠!"

"別走太遠阿,梅莉亞"

 

「我才沒有...在懷念。」拍掉阿奇波爾多的手,布列依斯轉身離開了大廳。

 

 

 

 

「布列依斯哥哥怎麼了,臉色好難看阿。」

「讓他去吧。」翻了個身,弗雷特里西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

 

看著布列依斯的背影,阿奇波爾多聳聳肩。轉過頭來想繼續哈拉的時候卻發現年幼的戰士們一個一個都鑽出頭來了。

 

 

一個一個的孩子就像是在豆袋椅田裡的農作物似的,可愛度非常驚人的畫面。

這...看著就像O菇人方吉的遊戲畫面阿,阿奇波爾多在心裡默默的吐槽著。

 

 

 

 隨意找了個空椅子坐著,阿奇波爾多突然想起了什麼。

「依芙琳,你是昨天剛醒來的吧。」

「...?  是的。」

「跟你一起的人,還有誰嗎?」好一段時間沒出門的阿奇波爾多,看著家裡的房間門牌也知道有多少未來的夥伴。只不過是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多少好奇了些。

「我不...不太熟。」

「是凱倫貝克吧。」艾依查庫插話。「紫色頭髮的音樂家,這陣子出門常常碰到。」

「昨天...。」古魯瓦爾多不知何時醒來的,在椅子的狹縫中說話感覺很滑稽。「大小姐一邊新增家具的時候一直說要帶凱倫貝克去招換碧姬媞。」

「那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碧姬媞是這次的新目標?」聽起來是個女生,阿奇波爾多似乎有點興趣。

「要我說的話......舞女? 魔女?」艾依查庫回想了一下,曾經和碧姬媞正面交手的他在驚訝碧姬媞的虛弱之餘也感受到了對方似乎有某種必須恐懼的力量......雖然那穿著看起來就像是那種行業的女人。

「也就是說,有著魔性的舞女。」阿奇波爾多似乎很開心。「好,我燃燒起來了。」

「你燃燒個什麼勁阿。」弗雷特里西忍不住吐槽他。「我等著再一次把你的卡片丟回你房間阿。」

 

 

 

 

真吵阿......雖然不壞,翻了個身就又睡著的古魯瓦爾多,開始認真的考慮在自己的房間裡也放幾個這種家具。

「嗯? 這小子。 古魯瓦爾多又睡著了,怎麼這麼能睡阿。」

「出門的時候別睡著就好了。」

 

 

 

 

 


 

 

 

 

 

 

 

 

 

大小姐在黑暗中直直的盯著布勞。

好可怕阿...布勞非常難得的被盯的背後發毛,不是已經有了凱倫貝克跟依芙琳了嗎? 到底還有甚麼好生氣的...雖然大小姐的目標是碧姬媞就是了。

 

不行,要轉移話題。

 

「恭喜大小姐,你獲得了劍五。」得再說點什麼才行。「如、如此一來,已經找回全部回憶的阿貝爾在發招上一定可以更加輕鬆的吧。」

「那種事情不用你擔心。」陰暗的大小姐,就算是在這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突然亮起鬼火也一點也不違和。

「這樣歐。」應該已經不會再去拿去當包了吧...應該不會了吧??

 

要是大小姐真的生氣了,最壞就是暗房暫時關閉...因為大小姐不會來。工作量減少是好啦...只是果然還是不想被打阿。

應該不會真的把我帶去當包吧...。要是有這種情況,路德跟梅倫也只會說"一路好走。",還真是好同事阿。

 

恩,要說服大小姐把他們三人一起帶去當包才行。

 

 

 

 

「不然這樣好了,布勞。要是我抽到碧姬媞的話...」天阿大小姐在發誓!! 布勞感覺自己被帶去當包的未來變的清晰可見。

「我就去寫還願文怎樣,你的一篇,碧姬媞也一篇,你說怎麼樣?」看來一定要說服大小姐,侍僧三人必須同進退才行!

 

 

 

 

該怎麼開口呢...。

 

 

布勞太過苦惱,以至於沒有注意到大小姐再次朝著黑暗中的人影飛撲。

 

 

「哇阿---是姊接-----(心)。」

「咦?」

看著眼前的大小姐抱著的女人,布勞突然有種雨過天晴的感覺。

 

當包的日子,再見了! 以後都不用再見了!

 

 

 

 

 

「恭喜大小姐。」也恭喜我自己。

「布勞,我說你,想要文就說阿。」

 

再一次的,布勞有種淡淡的冤屈感。

 

 

 

 

 

 

 

 

 

「歡迎來到星幽界。」

 

 

 


 

 

 

 

 

 

 

 

 

 

 

在大廳裡睡覺的古魯瓦爾多感受到一股尖銳的視線而醒來,張開眼睛的他卻只看到一個女人在他眼前。

 

碧姬媞看著古魯瓦爾多,一語不發。而被盯到睡不著的古魯瓦爾多,正在苦思如何讓眼前的女人離開。

 

該說點什麼嗎?  

"我們在哪裡見過?" 可是根本沒見過啊!! 

"血..." 這種時候提血幹什麼?!

"有事嗎?" 怎麼看就不像沒事...這句是廢話,不考慮。

 

 

算了,不管他,愛看就讓他看。

真是笑話,本王子古魯瓦爾多睡覺還會怕人看?

 

 

 

 

 

翻了個身,古魯瓦爾多就要睡去。但那視線扎在背後,坦白說真的睡不著。

第一次,古魯瓦爾多對自己對戰鬥氣息的感應本能感到困擾。

要是在這種狀況下還睡得著,下次在戰場上被偷襲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可惡,生命到底要讓我煩躁到什麼程度......找我什麼事情?」別無選擇的古魯瓦爾多坐起來,在這種有事相談的場合保持禮儀是身為王子的古魯瓦爾多一直以來保持的習慣。

「不,沒事。」碧姬媞的表情非常不悅,看到古魯瓦爾多的反應之後便轉身離去。

嘴上說著沒事,但就是一臉有事......這女人,莫名其妙。

不管怎樣,反正他離開了。古魯瓦爾多再度躺回去,打算再睡一場好覺。

 

 

 

 

 

 

 

 

 

 

 

說什麼平行世界,根本哪一個世界都是同一人阿,的確有說是共同靈魂...但是到底是差在哪裡?!

碧姬媞想起剛剛被聖女之子帶出門時遇到的恥辱。

 

一直以來都很自豪的自己的美貌,卻在那個男人面前吃鱉了。

 

「生命到底要讓我煩躁到什麼程度...。」那該死的灰白色洋蔥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著她,還說這種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甚至是搔首弄姿也沒辦法讓那男人有任何動搖,第一次有人可以對她的美貌視而不見!!

 

 

就連剛剛,在這個家裡遇見的那男人居然也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真是太讓人生氣了!!

 

 

 

 

「碧姬媞,你的房間我打掃好了。」一回房間,就看見穿著打掃裝束的凱倫貝克,笑臉迎人。

「凱倫...貝克?。」

明明房間不需要打掃。

 

 

「可惡! 生氣拉!」

踹了凱倫貝克一腳,碧姬媞趴在自己房間的梳妝台上。

阿阿...因為是我的房間......所以才來幫我整理的...。

 

「怎麼了,碧姬媞。」雖然被踢了,可是凱倫貝克一點生氣的樣子都沒有,好像也沒事一樣的過來安慰碧姬媞。「有哪個人又無視你了嗎?」

聽著凱倫貝克的聲音,很熟悉的安心感湧上。

「這裡的人,不太一樣。對外貌什麼的不太重視,所以不要太在意。」

以前,也曾經這樣嗎?

 

 

 

「懷念過去...。」

「嗯?」沒聽清楚的凱倫貝克湊近。「你說什麼? 碧姬媞。」

「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碧姬媞起身,又推又拉又扯的把凱倫貝克拖出他的房間。

「碧姬媞你作什麼?」完全狀況外的凱倫貝克只能任由碧姬媞把他推出房門。

「讓我冷靜一下......我...。」我做不到。「我有點混亂...讓我冷靜一下。」

關上房門,現在這個房間已經沒有別人會來打擾了。

 

 

在門外的凱倫貝克,只是看著關起來的門發呆。

 

有種被拒絕的感覺。

敲了敲門,凱倫貝克小聲的說。「那...不打擾你了,只是吃飯的時候,我會來提醒你...到時候這裡的大家會一起吃飯。來吃飯,好嗎?。」

感覺自己真是個笨蛋,凱倫貝克在心裡自嘲。

 

有點意外的,門內響起了模模糊糊的聲音,看來是同意了。

稍為有點放心,凱倫貝克笑了。

 

果然他是那個笨拙的女人。離開的時候,凱倫貝克這麼想著。

 

 

 

 

 

 

 

 

背靠著門,聽見凱倫貝克皮鞋的聲音逐漸遠去,碧姬媞的心裡非常複雜。

「懷念過去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記得你的溫柔,卻不記得和你一起的時光。

想不起來的過去,連懷念都沒有辦法。

 

 

真的做不到。

 

 

連自己的存在都那麼模糊,想不起來自己怎麼在這裡。

他也一樣嗎?

 

 

凱倫貝克............對不起。

 

 

 

 

「通常這個叫做"甦醒後憂鬱症候群"。」突來的聲音把碧姬媞嚇了一大跳。看向聲音的方向,他只看見那個被稱為聖女之子的人偶。

什麼時候在那裏的?!

 

「一開始歐,本來想說應該要好好的跟你提一下這裡的規則,要你回房間來等我的,想不到你去找王子了...凱倫貝克還自己跑進來到處擦擦。」聖女之子聳聳肩。「他打掃得還不錯,例行家事排他應該沒問題。」

「你可以叫我大小姐...大家都這樣叫,我的名字現在沒什麼人在叫。然後你的問題都寫在臉上了,我不會讀心術這種高級的東西拉。」

 

 

「別愁眉苦臉的,美女姊姊。都要變難看了。」

 

 

「這是每個人醒來的例行公事,我會好好的告訴你們這世界的規則。」

 

「首先,有件事你必須知道,這裡你見到的所有人都失去了生命,也包括你。.........」

 

 

 


 

 

 

 

PS.碧姬媞對上王子居然沒有對話,這真是太驚人了。我第一次看到老馬之外有人會連個對話框都沒。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豆
  • 被王子的冷淡煞到了嗎(不
    凱倫在你家變成家事男wwwwwwwwwwww跟布列一起打掃宅邸吧XD
  • 這兩個人應該可以組成打掃組吧(不

    IVY 於 2013/05/15 21: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