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09 Tue 2013 08:56

剛剛被嚇醒,趕緊來紀錄。

我平時腦袋裡會有一張地圖,方位不見得正確。夢裡的我也確實的是這樣在找路的,所以那個方位就(ry)。

 

 


 

好友A和我一起走著。

 

我們的位置約略在我家的北邊,我家往北有一個公園,但是我們還更北一些所以周圍只是普通的街道。

 

好友A和我一起走著,提到我們要去的地方。好友B在那裏等我們。

不知何故腦袋裡出現了地圖,現在的位置往西南邊走,會有一條斜的大路貫過橫路,路底是灰色的豪宅,高空圖看起來圓形的。

 

就是那種我有錢我特立獨行去蓋的豪宅。

我們要經過那棟房子,直接往更西南方走。

 

和好友A提到,這戶豪宅的主人養了很多鬣犬。笑著經過了這裡。

 

 

 

 

 

 

 

 

想不起來好友A在夢裡是怎麼叫我的。

 

 

 

 

 

 

 

來到了一個像是觀光勝地的地方,斜坡上有著建築,建築外種滿了草皮,草皮上有一些神秘的盾狀藝術品。

時有石版小路穿插草皮間,現在想起來這些小路應該都是為了連結藝術品用的。

 

好友B不在這,好友A自顧自的開始和那些盾狀藝術品說話。

藝術品動了,他自己轉了180度過來,顯現出背後的紋路。

 

「雖然大家都不關心,不過其實這些是.........。」想不起來好友A後半段的話。

我也很興奮,跑去找了另一個藝術品希望他對我有反應,結果啥都沒有。

於是我一個人在這個區域亂逛。

 

 

 

那天是晴天。

 

 

約略想起和好友A一起在教室裡玩的遊戲,和奇怪的老師。(夢中記憶模糊了)

 


第二重夢

 

我在奔馳。

我在貧民的家裡長大,整個家裡唯一沒有致病細菌的東西是公用牙刷(公用!!)

 

這樣髒得亂七八糟的我,要成為公主了。

夢中的我現年約莫10歲。

 

 

 

 

 

 

我到達覽車的月台(?),聽到有人喊著我的名字,要我到6號月台。

 

那個月台的概念很奇怪,全部並排,123456號全部都是走幾步就可以行(真想關愛這月台設計)。而且所謂的覽車就只是坐"一張單人座椅"滑下去,路線還不是直的(?!)......可以查一下滑雪覽車,只是我夢中的纜車是雙向滑而且蠻快。

看到我要搭的纜車,額好髒!!!!

 

 

上面有一團大便到底是鬧哪樣的,我知道這裡是低下階級(非常LOW)的領域,我也是髒髒的長大的,但是要坐在大便上...嘛機困擾!!!!

那個剛剛喊我名字的,我以為是站務員。

 

 

他拿著外套要我墊一下椅子,但那件外套上也一堆大便額這!!!!!

我想找的方法把這外套折一下,把乾淨地方拿來坐。結果他慌張的叫我不要讓他的外套拿來碰別的大便。

 

...................仔細一看,這周圍的環境真的很糟糕................

 

 

 

 

 

 

結果對方隨便墊了一下,就自己坐上去了!!!!

「诶你叫我來不是我要坐嗎OAO?!」

「怎麼可能,我是先來的乘客。」诶我以為你站務員....是說也是,剛剛就沒看到別的站務員。

 

他走了之後,我看著旁邊的空纜車。

「...................。」我默默的坐上去滑走,反正方向是一樣的。

 

 

 

 

 

 

 

 

 

 

 

 

我並不是王族的私生女,是出於特別的理由所以成為公主。

那位即將成為我哥哥的王子是個被厄運纏身的人。他所到之處,再怎樣戒備,再怎樣和平的地方必定會爆發各種流血事件,簡直就像是詛咒。

 

王子本人也非常困擾,所以他離開了自己的國家成為流浪者,盡可能不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

因為他是招致不幸之人。

 

是他決定要把我帶回去當他的妹妹的,他找到了我,決定帶我回去。

因為我是可以解除這厄運的孩子。

 

搭著覽車,我要開始新的生活。

 

 

 

 

 

 

 

 

 

 


我成年已久,是個有活力的歐巴桑。(?!) 

 

 

纜車滑到了目的地,有人在那裏等我。

「我的東西都在嗎?」我的聲音帶著笑意。

「當然都在摟~」這人一上來就是一個擁抱和甜甜的聲音迎接我,這人是我的好友C。

「你的東西都保管的很好。」稱不上是朋友,是我尊敬的一個人,D拍拍我的背這麼說。

「明明只是離開一下而已呢,就這麼懷念。」

 

幾個人說說笑笑的,走向下一個我要搭的纜車。

不管是我站的地方還是目的地都是空中的土地,底下看不見地面的纜車看起來很危險,但我知道那很安全。

 

 

 

 

 

 

滑向目的地,那裏有著一整片的草皮、皇家的建築物和標誌。

 

我一個人在草地上走著,沿著歷代君王的標記(?)走著。

看起來不像是墓碑,像是作為王者留下的記號那樣的東西。而且還有國王跟皇后。

大家都覺得不可以建的比先代的還高大,結果君王們的記號越來越小呢。看起來簡直就像俄羅斯娃娃。

 

一直到最後,哥哥都沒有娶妻。但是公主的我並沒有王家的血統,國家就這樣結束了帝制,迎接了新的時代。

雖然因為我的關係,現在還保留著......。

但這些皇家之物,到底最後會怎樣呢?

 

 

 

 

 

 

 

 

 

 

 

 

 

 

 

這個時候,兩個我漸漸重疊。

兩個我,都一個人走在記號的旁邊,不同時空間開始了對話。

 

「結果,最後王族的血脈就那樣結束了。」

「哥哥那個樣子,沒有辦法娶皇后呢。」

「明明是個好人的。」

 

 

「公主的名字是心臟病的心音??沒問題嗎。」

「很奇怪嗎。」

「奇怪阿,我想上網查...不過這裡是夢,對吧。」

 

在觀光地的我和在皇家土地的我看著同樣的畫面。

體認到當下是夢的我,看著最初的君王和皇后的標記,大約比一層樓還高一些。

 

 

「說起來,他沒有考慮把你變成他的王妃過耶。」

「年齡差太多了,他不是蘿莉控呢。」

 

笑了,兩個我一起。

 

 

 

 

 

 

 

我的確很喜歡哥哥呢,只是對他的感情,從來就不是愛情。

哥哥,很寵我呢,但是他從來不告訴我他自己的事。

很痛苦吧,被稱為招致不幸的王子,到底事發生過甚麼事情呢。

 

我作好我能做的,讓他身邊盡可能不要出事。

在哥哥過世之後,我繼續幫他守著這個國家。

 

 

想不起哥哥的臉。

 

 

 

 

 

 

 

 


 

 

我,沿著原路返回。

 

跟好友A不知道甚麼時候就分開了。總之我現在正在回家。

 

 

 

 

 

 

經過灰色的豪宅,遠遠的就看見豪宅的人正牽著那一整群鬣犬在散步。

狗狗的尾巴翹著,像芒草花那樣。雖然是中型犬,不過還算是挺大隻的。

 

 

沒有多想,我快步經過他們。剛剛從一個夢醒來,我想趕緊回到真正的現實。

想去查查公主的名字。

 

 

 

 

背後響起一陣一陣奇怪的聲音,有點像是鳥類? 

 

 

 

突然我覺得身體被拖住了。

轉頭過去,發現那是那些鬣犬的叫聲,他們成群的在我身後,咬住了我的衣服,這是為什麼我覺得我被拖住了。

情擊之下我想掙脫,但是來不及了。

 

下一秒,他們就咬住我的四肢。

我想用手揮開他們,但是我的兩手手掌已經徹底的被咬住了。

 

 

 

 

面對突來的死亡,我在夢中尖叫。

 

 

 

 


 

 

 

 

 

 

 

 

 

 

醒來之後,我的兩隻手手掌都熱熱的,額額....不舒服=口=。

ABCD都是我在真實生活中認得出來的人。

 

A和B是大學同學,不過不同系。兩個都是女生。

C是我第一份工作時旁邊的同事,我覺得你會看到這篇呢(笑)。

D是第一份工作上的前輩,我頗為尊敬。額他是男的。 

 

 

然後,心臟病的心音到底是啥..............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non
  • 看到鬣犬,就猜到應該是被追而嚇醒
    繞了一圈果然是被鬣犬.......(我猜對了XD

    每次夢到刺激的地方(ex:面臨死亡.恐怖到極點.....
    都覺得身體開始變熱....沸騰...醒來 (好熱XD
  • 那些臭狗害我事後回想困難嗚嗚嗚

    IVY 於 2013/04/13 23: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