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做這麼清楚的夢,特此紀錄

痞客邦的白痴我見識到了,打完以後居然被砍掉一半OTZ。有空我再補完


 

我住在這裡。

 

一個人居住在這個地方。

 

我管理著一個近乎天然的洞穴旅館,名字是古墓。

 

不、應該說是民宿比較恰當,因為只有我一個人嘛。

 

 

 

靠著山壁的地方有窗戶,就算是在洞穴之中白日依舊。

今天有一團客人要來,我只希望他們不要弄出太大動靜。畢竟這半天然的洞穴被破壞要修復近乎不可能。

 

客人們好像是來這附近進行田野調查的,不過我不在意。招呼他們的時候,有一個男孩子好像認識我,問了我很多奇怪的問題。

 

但是我不認識他。

 

 

 


 

安頓好他們之後,我例行的上街。

平日我都會去探望幾戶人家,那幾戶人家種的植物能夠長出美味的糖果。

 

糖果農業,這些甜美的果實所有有的滋味不是人工的糖果比得起的。照護也很辛苦,需要好好的保護。

 

 

我不吃糖果,但是那些人家只有老奶奶和小孩子,不常去巡的話會被混混盯上。

 

第一戶人家,白色塑料的籬笆牆裏綠意盎然,和主人打過招呼問安之後。我繼續往下一戶人家前進。

 

 

 

第二戶人家,不用進門也已經看見掠奪後的遺殘。

問了是誰做了,我準備去教訓人。

 

騎樓下就看見,那傢伙坐在門口,肥頭肥腦地。糖果已經一箱一箱的裝好了,接下來就是賣掉。

 

我有我的方法保護那些人家,但是總有搞不清楚狀況的混蛋要來挑戰我。

不過在怎樣的智障總有第二次機會...在他們被我做掉之前。

 

好聲好氣的請他把糖果還回去,豪不意外的被回絕了,還附送一串訕笑。

 

 

我對著對方說了幾句重話,對方就擺出了動手的樣子。

動手就動手,滅的不會是我。

 

這時候有人插手了。

 

 

 

 

 

 一個警察。

 

 

 

 

 

真是讓我驚訝,通常這種事情不會讓警察處理的。應該說警察根本不會去管這附近的混混,只要他們看起來沒有在鬧甚麼大件事是不會讓警察注意到的。

但是這警察看來......和我是同路人??沒見過他,新來的嗎?

 

我通常柔性勸說失敗就直接嗆聲讓對方來自己給我宰掉,不過這個警察看來不是這種作風......。

 

 

把那渾球的手反摺在背後壓制,他一面邪笑一面數落渾球的惡行。最讓我驚訝的是他另一支手拿起了一旁了糖果,一顆又一顆。

 

不是一手一把抓,他的手指只有碰到一顆糖。可是他讓這顆糖去碰另一顆,接觸的地方就黏著在一起。這樣子黏了五六顆。

接著他把那一串糖直接跟那渾球黏著。

 

那一定很痛,因為那渾球發出了很難聽的哀號。

實在不喜歡聽那聲音,我一把抓過來直接了結了那渾球。


 

那警察跟我一道把糖果送回去之後,看著這個有著奇異能力的人,我突然讓想他見見一個人。

我帶著他走向偏僻的小巷,這裡有一個我要去的地方。

 

偏僻的小巷裡,有棟破爛的房子。

 

我和警察進入了這棟房子,這房子的整體都很糟糕,不論內外。

 

這棟房子只有一個房間,這房間的中間擺著許多床,床上躺著一些

 

離我們最近的床動了一動,探出幾顆頭。

 

到底是六顆還是三顆呢………這真是個好問題。

 

我認得他們的。

 

 

 

 

 

 

這裡是無法在社會生存的特殊之人的避風港。

看過黑暗森林的馬戲團裡面鏡音的扮相嗎?就是那樣

 

六個人兩兩黏在一起,兩個男孩子只有頭跟身體有連結,頭比鏡音嚴重一點,身體比鏡音好一點。

 

女孩們更嚴重,一組的頭側邊跟側邊肩膀連結著,另一組幾乎只能算是一點五個人...頭部甚至只有兩個眼睛,還長在同一側。

 

 

 

 

 

我想那個警察嚇到了。

 

我沒有多管他,因為有幾個小孩嘗試著從我們剛進來的門鑽進來。

這房子對附近的孩子來說是探險的好去處......因為平時這裡在主人的保護之下啥都看不到,只有主人離開的時候他們才能夠從門縫看點甚麼。

 

越是不知道越想看....死小孩。

 

那些小孩子終於放棄了,於是我繼續在屋內等待主人回來。


 

這裡的主人回來了。哎呀,稀客。他這麼說。

 

白色襯衫、瀏海遮住眼睛的短捲髮、一臉不正經的笑容,他是這個地方的主人。

手上拿著一袋東西,剛剛是去採買了吧。

 

小孩子們又開始鑽門,好奇心會殺死的真的不是只有貓而已...。

 

這裡的主人走到房間中央,笑著轉過頭來,說了幾句話。

 

那不是我聽得懂的語言,那是帶有特殊能力的咒語。

我知道那咒語的意思。

 

不是被我選中的,都看不見。

 

好吧,他省略了受詞。

這一瞬間,這個房間、這個空間真正的活過來。

破碎的牆壁裝潢變成了象牙白的牆壁,地板鋪上了地毯。床上的人們掀開被子起來活動,他們愉悅而充滿活力。

 

同一瞬間,外頭的小孩子們將甚麼都看不見。

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這樣好奇的......。

 

 

這裡的主人開了個派對,他變出許多遊戲桌,形貌各異的人們馬上鬧騰起來。看到其中一桌有空位子,我拉著那警察過去。

 

但是我們這桌的遊戲一直沒有開始,我看著其他桌正在遊戲的人。連體的幾個人玩得不亦樂乎...非常投入。

 

 

遊戲結束了,這裡的主人拿走過來。這個上頭沒有裝紙片的阿,不會開始的,你坐在這邊做甚麼呢。他笑著拿出幾張紙開始裝在我們所做的遊戲台上一面說著。

派對已經結束了,你是不是該介紹新朋友了? 這裡的主人提醒了我,我還沒有介紹警察給他。觀望四方,房間已經幾乎淨空,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跟這裡的主人介紹過警察和他的能力之後,這裡的主人面色凝重。

 

 

他和那個警察交談了一會兒,內容大意是警察的確是一個有特殊能力的人,不過如他所見這裡是一個給那些特別的人的場所,推然警察先生也算是一份子,但是還是生活在正常人的範疇內的。如果不想涉入的話可以幫他消除掉今天的記憶。

 

我有點慌。

 

之所以把警察帶來這裡是因為他是我所不曾遇過的"同類",是特別的存在。

可我問過他的意願嗎?

 

 

可以的話,我不希望他離開。我從後面抱著他,希望他可以留下來。

 

但他還是選擇了遺忘。

 

這裡的主人送走了他,今天的記憶一起消失。他將帶著他特別的能力回到凡人的生活。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今早問了我奇怪問題的那男孩。

 

突然看到我很久以後與他笑著談論這件事情。


 

和這裡的主人在櫃台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突然,有一個拿著袋子的老人氣急敗壞的進來。

不看這老人白捲的頭髮和大鬍子的話,其實他穿得很破爛。

 

老人走到這裡的主人面前生氣的大吼著。

我最討厭在這種時候加班了!!而且居然只是給你送東西!!

 

這裡的主人沒有生氣,笑著接過了老人手上的袋子。

大家都知道聖誕老人的番茄醬是最棒的了,少了這個我不知道少了多少美味呢。這裡的主人說。

 

聖誕老人!!!

他是聖誕老人!!!!!

不看衣服的話真的有像,但是...哦...我不知道聖誕老人的便服這麼的"破舊"。

 

老人和這裡的主人說了一會兒話就離開了,老人離開了之後這裡的主人對我說:

 

聖誕老人真是個讓人驚奇的人呢。

 

 

......我想各方面都是,我的確嚇到了。

 

又聊了一會兒天,想起我該走了。我便離開了這個地方。


 

<完>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