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阿貝爾。你被插隊了。

阿貝R5釋出當天就把他作出來了,我不想去想我這篇打了多久。

 

前半段超長是怎麼回事

然後我懶得迴避捏了


 

「我的願望...都會實現...。」庫勒尼西不知道是威嚇對手還是說服自己,壓低了聲音說著這樣的話。

他打開雙手,手上的書開始飄浮在空中,伴隨著快速的翻書聲翻到了特定的頁數,而他背後的幻獸蠢蠢欲動。「當心了!」

 

「我是不會輸的。」傑多只是站在原地。他看著眼前的庫勒尼西,想像幻獸消失的樣子。「因為這是已經決定了的事情。」

 

 

 

 

 

 

「哎呀? 在打練習戰阿.......唔,真有趣。」經過的利恩這樣說著,停在一旁看著兩人的戰鬥。

傑多總是能夠精準地閃避對方的攻擊,但是利恩知道那些都是傑多的"力量"。

 

看過幾次這小鬼的戰鬥,他的對手經常非常有氣勢的做出招式的起手卻沒有攻擊。利恩作為連隊騎士在這個孩子身上感覺到某些應該恐懼的東西。

那應該是跟連隊的他們一樣受混沌元素影響所產生的能力,雖然沒跟他打過幾次,但是每次都覺得很棘手。

 

出手的攻擊就是會偏掉,特技就是不會發動,就算是企圖打肉搏戰也是一樣。雖然看不太到力量的正體,不過那應該是類似無力化或者是偏移軌道之類的能力。

只能在那個力量沒有發動的時候才能正常的攻擊,但是這真的是非常大的干擾。

 

 

 

 

 阿,又來了......幻獸的攻擊在即將咬到傑多之前消失了,不過傑多沒躲過尼西的書本。

 

 

 

 

遵循著尼西的意志行動的幻獸,在前一陣子好像有了自我意識,偶爾會看到他在偷笑。利恩偶爾會覺得應該給他起個名字,像是深淵之類的,大小姐曾經這樣稱呼那幻獸。

不過這絲毫不影響那張嘴的精準度,總是能夠直撲目標。有時候還配合尼西各種距離的砸書,真的是很可怕的攻擊。

 

不過在尼西把書丟出來打人之後,會用最快速度去撿書還給尼西的幻獸感覺稍微有點可愛。

 

 

 

 

 

 

 

 

 

傑多以其敏捷的動作和"力量"持續閃躲著深淵的攻擊,另一方面則不斷的構築能夠讓庫勒尼西倒下的可能性。

練習場是平坦的地方,但是經過大家戰鬥又不清理的結果就是滿地大大小小的石頭。

 

不過這對傑多來說非常的有利,畢竟他現在沒有武器。

 

在這裡的戰鬥不用顧慮對手的生命,傑多撿起地上的石頭瞄準了庫勒尼西。

對,就跟那時候一樣。

 

 

 

 

滿腦子復仇、復仇跟復仇,無法抑制的悲痛和憤怒將理性消亡殆盡。

死了的話,只要迴避掉就好了。

 

迴避掉致死的那一步。

 

從第一次的攻擊開始,身上沾滿著自己的血漸漸隨著重來的次數變成敵人的血。而當最後戰鬥結束的時候傑多身上沒有甚麼顯著的外傷,身上沾滿了敵人最後一刻的鮮紅。

明明身上沒有傷,但是心卻很痛。

 

 

 

 

 

 

 

 

 

眼看幻獸的大嘴近在咫尺,傑多急忙回神,想像自己閃開的樣子來閃避。

幻獸沒咬著,但他的表情好像在嘲笑傑多剛才的分神。

......迴避的同時感覺好像還聽見了幻獸的竊笑,真是不舒服。

 

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這種事情,明明都已經過去很久了。

從某一次阿貝爾取回記憶開始,他就感覺到阿貝爾似乎想起了他的事情。

 

好像突然多了一個哥哥,但是卻不知道他是怎麼變成你哥的。這感覺傑多不太喜歡。

到現在為止,傑多取回的記憶全是些痛苦的事情。

 

說痛苦也不太對,也是有美好的回憶。

但那些美好全部都在最後被掠奪,讓回想更加難熬。

 

 

 

再一次的,庫勒尼西操控著幻獸進行攻擊。

傑多的力量已經發動了好幾次,從庫勒尼西和幻獸臉上的錯愕表情的次數就可以知道。

雖然自己也覺得棘手,不過利恩必須承認看別人跟傑多對戰是很有趣的事情。

 

 

「吃土吧,六眼怪。」

幻獸咬下的地方是充滿礫石的地面,傑多採著幻獸的頭部跳到了庫勒尼西的上方,丟下預先準備好的尖石。

突來的攻擊讓庫勒尼西反應不來,幻獸也還沒發現後面發生的事情。

 

緊急的開啟海市蜃樓,庫勒尼西招回幻獸想要再次攻擊。

轉過身去的庫勒尼西看見的是落地失敗在摔在地上痛成一團的傑多。

 

 

 

 

 

 

 

「所以我說,傑多你啊,戰鬥時別心不在焉。」利恩拿來了醫藥箱,用藥水替傑多消毒。「漂亮的攻擊之後是摔倒? 這可不像你啊。」

「...。」傑多的臉上盡是彆扭。「會痛。」

「對不起阿,大哥我就是這麼粗魯。」利恩指指在庫勒尼西背後的幻獸。「不然讓他來幫你擦藥好了。」

 

剛剛被迫吃土又被踩了一腳的幻獸立刻顯現出充滿興趣的樣子。

「別這樣。」庫勒尼西斥責身後的幻獸,一面準備幫忙包紮。「需要繃帶嗎?。」

不滿的幻獸用所有的手指著頭上傑多的鞋印。

 

「不過我第一次看到幻獸咬到敵人以外的東西,這應該不是你作的吧,庫勒尼西。」

「恩,這是傑多的力量所致,他只會攻擊對手的本體。」 

現在幻獸打開大嘴展示嘴巴裡殘留的石頭。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大小姐最近都不怎麼醒來,在那之前就慢慢養傷吧。」

幻獸現在開始瞪著傑多,利恩覺得如果幻獸應該已經把傑多當成一輩子的仇人了。

 

 

 

 

 

 

 

 

 

「對了,你們兩個有沒有看見阿貝爾。」

「今天沒有看見他。」

「我也是...咦?」

 

 幻獸非常快速的飛到空中繞了一圈,然後下來指著練習場外的樹叢。

 

「謝謝.....幻獸?」利恩現在覺得給他取名字很重要了。

「他的自我是你找回記憶之後產生的吧,尼西哥哥。」

「是呢,不過我的印象中他應該不是這樣的個性...。」

 

 現在幻獸開始對著傑多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

「恩,好討厭的個性。」被鄙夷的傑多有點不高興。

「你找個時間給他起個名字如何,這樣也好稱呼。」

「恩...要叫甚麼好呢...。」

「不能直接問他嗎?」

「他現在還沒說過話...雖然我覺得他應該會說話的...。」

「是嗎...我先去找阿貝爾了。你再想想吧。」

 

 

 

 

 

 

 

 

 


 

 

「阿貝爾,你在這裡阿。」

「大小姐說這幾天會變冷,要多穿一點。」

 

利恩從樹的後方走出來,這顆樹就在練習場旁邊,而阿貝爾坐著的位置剛好可以讓他聽清楚練習場的動靜而不被發現,是阿貝爾想獨處的時候會來的地方。

剛剛看到尼西那背後靈飛過來的時候就知道利恩要過來找他,雖然他覺得沒有幻獸利恩也找的到他。

 

「不過如果是你的話,說不定可以不用多穿幾件。」戲謔的話語,一如既往。「別裝睡。」

「有話就說吧,利恩。」靠著樹坐著的阿貝爾稍稍換了姿勢。「變冷阿...讓我想起了防寒裝...。」

「如果你說的是打雪仗,那的確是很令人懷念。」

「哼,你這新生訓練第一天就害大家沒飯吃的傢伙。」

「甚麼阿,你也玩得很開心不是嗎?」利恩用懷念的表情笑著,靠著另一棵樹,利恩也坐了下來。

 

 

 

 

 

 

短暫的寂靜暫時的包圍了兩人。

「連隊......真是美好的回憶呢。」

「你別自顧自的自己回想,我這邊可是一片模糊。」

「話雖這麼說...但是你也多少有點感覺吧,例如米利安前輩。」

「......也是,但是毫無頭緒阿...你知道?」

「要是那個動漫迷大叔找回記憶的話能問到更多事情。」阿貝爾露出嚴肅的表情。「我在聽到真相以前被殺了阿。」

「......難道連那傢伙也...?」

「不、應該不是。」

 

 

 

阿貝爾皺了皺眉。「我只是很困惑,我記憶中的那個人跟我們現在認識的差距太大。」

「誰?」

「瑪格莉特。」

「恩...我只有跟他對上的時候感覺到異樣,其他的時間.......」

「就是個普通的女性,對吧。」

「而且對小孩超級溫柔,孩子們跟他的關係都不錯。你記憶中的他是怎樣的?」

「跟羅索一起行動,該怎麼說呢...有點冷淡?」他想起最後看見的瑪格莉特,毫無表情的看著慘劇發生,對阻礙目標的自己毫無懸念的攻擊。阿貝爾不知道那到底是覺悟還是殘忍。

 

 

 

只是為了找尋傑多,到底為什麼要找尋傑多呢。

但是不管是傑多還是他們,現在都死去了。

 

 

 

「跟那個羅索一起嗎...我想我知道為什麼羅索之前一直纏著他了。」

「我也是,但是很明顯現在的瑪格莉特不認為自己是羅索的夥伴。」

 

 

 

「我有點搞不懂了。」

「...我也搞不懂,還有,你寫信叫我去找你到底是有什麼事情。」

「不知道...........那個搞不好是我的遺書。」

「我想也是。」

「拜託你猶豫一下阿!!」 

「就算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你為什麼找我,只是想不到你死了以後居然也不知道。」

「這種事情等我想起來就會知道了!!」

 

 

 

「說到記憶......變回記憶中的自己時感覺會變強,是因為想起更多戰鬥方法了嗎? 」

「不清楚。不過聽說阿奇終於在沒有變回過去記憶的狀態下學會用子彈防禦了。」

「動漫迷大叔? 那是他本來就該會的東西阿,沒那種程度怎麼在連隊的戰鬥活下來。」

「他現在死了。」利恩沒好氣的說。「而且我到現在沒有記憶的狀態也沒辦法在對方麻痺的時候快速移動到對手背後攻擊(註1)。」

「抱歉,我忘了。」

利恩用非常無奈的表情瞪著阿貝爾。

 

 

 

「接下來的訓練是換誰阿。」

「布列依斯,我前面還有古魯瓦爾多在排著呢。」

「很快阿,聽起來只差兩個人。」

「麻煩你想一下最近大小姐的活動率好嗎?」利恩忍住心中痛揍阿貝爾的衝動。「你這優先找回記憶的爽人。」

 

 

 

利恩覺得繼續跟阿貝爾聊下去的話腦細胞一定會大量死亡,這個人因為專注於找回的記憶變的有點搞不清楚現狀了嗎?

「我也知道拉,大小姐最近總是在睡覺......大家多少會有一點擔心。」

「你都已經找回所有的記憶了,卻還沒有回到現世,我覺得這才是大家最擔心的。」

「別這樣,我可以等阿。」阿貝爾笑了笑。「一個人回去多無聊。」

「...你還是老樣子,隨興的傢伙。」利恩也笑了。

「說到隨興,我好像比不上你阿。」

 

「對了,大小姐找你。」

「哦?」

「說是最後的訓練。」

「那個阿,大概是找回最後一分記憶的時候這邊的耗損太大了,現在如果是普通的狀態的話我沒辦法看破對手的意志呢。」(*2)

「搞甚麼阿。」利恩突然覺得理智線似乎發出了岌岌可危的聲響。「那你現在不也跟我一樣嗎?」

「不用擔心我,我很快就可以取回那個能力。」

「怎麼會擔心你呢? 阿貝爾。」好像在腦海裡聽到某種東西斷裂的聲響。「我跟你是多久的交情,你不是甚麼需要擔心的傢伙拉。」

「利恩,你拿小刀幹嘛...好歹那也是作為你的遺物被我拿來幫你報仇的東西阿。」阿貝爾依舊一臉輕鬆,好像利恩抽出小刀的動作不構成威脅似的。

 

 

僵持了一會兒,利恩放棄了。

「算了,你從以前就是個只知道劍術的白癡。」威嚇對阿貝爾是無用的,利恩體認到這件他本來就知道的事。

「這好像是對我的稱讚阿,但我沒到那種程度吧。」

「對了,既然你已經找回全部的記憶,那你知道自己的執念是什麼嗎。」

「你說那個阿......。」

「恩,能到回到現世的條件的那個。」

「我以為是遺憾?」

「一樣拉。」

 

 

 

 

 

 

 

「我渴望...戰鬥,更多的、不斷的戰鬥。」阿貝爾非常肯定的說。

「很有你風格的答案。」利恩說。「不過說穿了就是打架。」

「哈,真的要這樣說好像也沒錯,是賭上性命的打架呢。」

 

 

 

 

 

 

 

 

 

 

 

 

 

午後的陽光在樹間灑落,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消磨著沒有事作的下午時光。

「不知道伊蓮現在怎麼樣了。」

「之前有聽你說過,不過不清楚。他是誰?」

「這個阿。」阿貝爾的笑容似乎更深了點,但是又帶著一點苦澀。「如果不是死了的話,說不定就會是我的妻子的女人。」

 

 

 

 

 

「...麻煩你不要突如其來的丟閃光!!!!」

 

 


 

 

註1:背刺的技能描述為"從對方背後發動猛烈攻擊。"但卻是遠距離技能

註2:我不小心把阿貝L5用完了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豆麻
  • 就這樣捏光光XDDDD
    會去把書本咬回來的深淵麻幾可愛♥
  • 阿貝R5根本捏爆一堆有的沒的...

    太太R4何時出阿...不接受那樣的太太哭哭耶QWQ

    IVY 於 2013/03/08 2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