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官方太邪惡的關係,從米利安賀文作為起點會是拖很久的賀文三連彈。

結果被悲慘世界插隊了

 

 

 

 

 

 

 

 

 


 

 

 

 

最近的大小姐沉睡時間開始變長了。

不知道是作為人偶的性能有了受損還是能源的缺耗過多,戰士們只能窩在宅邸的結界內等待大小姐短暫的清醒。

 

 

 

「沃肯你不是擅長自動人偶的領域的博士嗎? 不去看看大小姐?」沃蘭德帶著他的機器人晃近了博士的研究室裡。

「......我不是告訴你好多次了嗎? 別讓你那機器人進廚房!」看著沃蘭德身後那沾滿油煙的機器分身,沃肯感到頭痛。「還有大小姐也不是自動人偶,他是跳脫自動人偶技術的另一種東西。」

「哼,被稱為博士也不過如此。」每天閒著沒事做的沃蘭德最近變得焦躁起來,開始三天兩頭的跑去廚房企圖煮東西,下場就是總是要沃肯幫忙清除機器人身上的油汙。

 

雖然說只要大小姐一瞬間就能讓機器人煥然一新,但是大小姐清醒的時間短暫到沒辦法好好的與他們相處,總是帶著幾個人出去拓荒、在城裡戰鬥之後就立刻進入沉睡。

沃肯大概能了解沃蘭德的心情,大小姐是他們找回記憶與重回人間的關鍵。大小姐醒來加強他們的能力和協助他們找回記憶,但是最近似乎有點太勉強了。要是大小姐一睡不醒的話,那他們恐怕只能永遠的困在這宅邸之中。

 

 

 

「大小姐也真是......。」

「嗯?」

「沒事。」

 

又或者,那個素未謀面的聖女會再派另一位大小姐過來。

那樣的話,這個大小姐說不定會真正意義上的被抹去。

 

沃肯怎樣都無所謂,但是真的要說的話,他並不希望出現這樣的事態。

 

 

 

「...說不定只是在跟另一個世界的人作交涉,所以很忙。」

「什麼?」

「我說大小姐。」

「交涉甚麼?」

「大小姐不是能從那個暗房拉人出來嗎? 我們不能進去的那個。」

「那裏不只是面牆而已嗎。」

「你也是從裡面被拉出來的,記得嗎?」沃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安撫沃蘭德,特別是在這小鬼把沾滿油污的機器人帶來汙染他的研究室的時候。「要得到喚醒我們的資格,必需在另一個世界付出一些代價的樣子。」

「另一個世界...是我們曾經活著的世界嗎?」

「誰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平行世界,就連這裡也算是其中一種。」

 

 

「這樣阿...。」沃蘭德看起來好像聽懂了甚麼。「這樣阿...!」

「也就是說,我不用特地去做萬能藥出來也沒問題!!」

 

「等等,甚麼萬能藥,那是甚麼.....!!」沃肯好像突然知道沃蘭德進廚房的原因了。「...你從誰那裡聽來的。」

「阿奇叔叔說的,他說有一種夢幻藥劑可以治療所有的異常狀態,不過很難做......我從阿奇叔叔那裏找來很多書,從裡面找了很多種配方來嘗試。」

「恩,好。我研究一下要怎麼樣的針灸可以讓人停止亂說話,還有沃蘭德你以後不要去那邊看阿奇的書了,那些都是遊戲攻略,絕對不科學也不現實。」

真是的,那種夢幻藥劑不就是聖水嗎? 家裡是有一瓶,但是那種東西對大小姐一點效果都沒有阿。

 


 

 

 

 

 

 

 

 

門外響起了熟悉的奔跑聲,會這樣在走廊上奔跑的只有一個人。

 

「大小姐。」沃肯從自己的房間探出頭來。

「阿,沃肯。好久不見~」大小姐看起來十分興奮,身上穿著日前取得的新衣服。明明是長到拖地的禮服,卻還是硬是提著裙擺跑嗎?

 

 

 

「大小姐久未醒來,真的是好久不見呢。」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大小姐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苦笑。「不過今天之後我醒著的時間可能會在更少一點呢,要過一陣子才有時間陪你們。」

「這樣阿...。」要不要提起沃蘭德的事情呢? 明明是個不太熟的小鬼。

「一些對生命比較執著的孩子最近變得很浮躁的樣子,聽說沃蘭德最近把廚房搞得一團糟?」

 

有沒有一團糟是不清楚,但是機器人身上有廚房油汙是真的。「恩...。」

「哀...。」大小姐嘆了口氣。「汝不可質疑大小姐阿。」

「我呢,一定會好好的按照順序把你們的記憶一份一份的找回來,這孩子操之過急了。」

 

 

 

 

 

 

 

「不過呢,我今天醒來不是為了這件事情。」大小姐的笑容非常燦爛。「有一個大小姐們都很期待的人要來成為戰士了呢。」

「誰?」

 

「秘---密---。」大小姐變回跑來的時候的那種興奮狀態,推了推臉上的眼鏡。「連怎樣才能把他拖過來都還不清楚呢,我得去問問梅倫跟路德。」

「敬請期待歐歐歐歐~~~~~。」只用一手抓住裙子,另一手壓著眼鏡,大小姐就這樣開始奔馳。

 

「...真是淘氣的大小姐。」雖然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沃肯回頭埋首於自己的研究中。

 

 

 

 

 

 

 

 


 

「真是意外,通常這種消息大小姐都很靈通不是嗎?」梅倫看起來好像真的很意外,現在他正在花園中休息,桌上擺著的是用撲克牌做的金字塔。

「恩...布勞的事情我們這邊也還沒有頭緒,大小姐。」路德正在照顧花朵,似乎很忙的樣子。

 

 

 

 

 

環顧四週,一片春意。

這裡是路德來到家裡之後,額外出現的花園。

 

雖然只是個小花園,但是不管是溫室還是休息用的桌椅都具備了。偶爾會有女性戰士來這裡聚餐,是很棒的吃下午茶的地點。

 

 

「我明白了。」大小姐很快速地放棄追問,開始看起路德種在一旁的白色石楠。「我說,路德,這個......。」

「不能打折,大小姐。」 

「......小氣鬼。」

「謝謝誇獎。」

 

 

 

 

 

 

 

 

看著怒奔而去的大小姐,梅倫笑了笑。「大小姐還是老樣子。」

 

「不好嗎?」

「還不錯。」

 

 

 

 

 

 

沉默了一會,路德開口了。

「你覺得布勞會以甚麼方式來?」

「嗯? 這個.....。」

 

 

遠遠的聽到大小姐在門口大喊。「路--德--」

「大小姐叫你呢。」

 

 

 

 

 

 

「要---是---布勞---來了---。」

 

「原來是發誓。」

「大小姐們經常這麼作的。」完全無視大小姐,路德繼續照顧他的花草。

「布勞嗎...要是他出來了之後暗房要找誰管阿。」

「當然是像你一樣兼職吧。」

「說的真是輕鬆,你又都幹甚麼去了呢,梅倫。」

「本來是要當新手教學負責人的,但是布勞跟弗拉姆搶我工作。」

「.........。」所以是放空的意思嗎?  路德一貫的笑臉上,好像稍稍有了裂痕。

「別這樣看我,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才出讓我的工作。」

 

 

 

「我---就---帶他---去---當包---。」

「當到---白色石楠一破百!!!!」

  

「................。」

「......我已經預見他的多災多難了,你真的不考慮打折?」

「不如你去代管暗房,讓他專心挨打,如何?」

 

「......路德,你其實是S對吧。」

「我以為這種事情全天下都知道,原來你不知道嗎?」

 

 

 

 

 

 

 

 


 

 

 

 

 

 

再一次的,宅邸裡響起了奔馳的腳步。

 

那位聖女之子飛奔而過,就像一天睡22個小時對身體功能毫無影響似的活躍,並且沒有任何猶豫的衝進了暗房。

 

 

「結果是他自己把自己請出來嗎...?」

「看來是這樣吧,路德你輸了,交出300GEM吧。」

「......拿去,死賭鬼。」

「謝謝誇獎。」

 

 

 

 

 

「上次大小姐請你出來的時候,花了多久?」

「兩天吧。」路德不是很確定。「你呢?」

 

「花了不少時間吧,我。」梅倫開始回想。「你放在暗房哩,只要布勞點頭就可以被拉出來拉。我是用紀念硬幣強制招換......收集那東西要不少時間。」

「你居然是強制招換? 不過我看你好像不是很常見阿。」

「因為那個硬幣很難收集阿,當時大小姐們人數才剛開始變多,沒辦法那麼快速的取得硬幣。」

「恩...早知道當初應該拿點好東西賄絡一下布勞,聽說大小姐取得我難易度很低。」

「你在暗房裡的話,總是會有大小姐是布勞死活不點頭的,我可是只要燒花就能取得...。」

 

 

 

 

 

 

 

 

 

 

「怎樣都好,不會有比我好取得。」布勞突然冒出來插話,梅倫和路德現在才發現他已經在那裏了。「聖女大人的意思是,要我這周頂著錢袋的位置。」

「.........所以,大小姐抽幾次。」查覺到布勞淡淡的哀傷,梅倫小心翼翼的問。

 

布勞默默的伸了一隻手指。居然只抽了一次嗎?

 

「其實也還好啦,畢竟還是我管著暗房,有幾個大小姐我怎樣都不點頭,氣憤的樣子看了感覺還蠻愉快的。」

「其實...你也是S對吧。」梅倫默默的滴下一滴冷汗。

「比不上路德,應該還好吧。」

「哎呀,這應該是對我的誇獎吧?」

「先不說這個,聽說大小姐說要把我丟去當包?」

「要當到白色石楠一破百,大小姐說的。」

「路德。」布勞看起來好像有點後悔。「不能你多種一些送大小姐嗎...?」

「打折都不讓,還送。」路德臉上的笑容這種時候突然燦爛起來。「我會在背後給予你精神支援,你就安心的上吧。」

「.........。」

 

 

 

 

 

 

 

 


 

 

 

 

 

 

 

 

 

 

古魯瓦爾多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生命到底要讓我不爽到甚麼地步。」

對面的布勞行禮。「人生實在是太短了,您不覺的嗎?」

 

古魯瓦爾多拔出了他的配劍,看都不看布勞就出手。「我還嫌太長呢。」

 

 

 

 

 

...

......

.........

 

 

對面的布勞行禮,看起來有點累的樣子。「能像這樣當您的對手真是榮幸。」

古魯瓦爾多看著對手,擺出了架勢。「也就是說,死亡並不是終點...。」

 

 

「是的...诶?!」不等布勞說完話,王子的攻擊已經揮出。

 

 

 

 

 

...

......

.........

 

 

 

古魯瓦爾多將手放在劍上,眼中帶著一點點的瘋狂。「我的血渴求著鮮血......。」

對面的布勞戰戰兢兢的行禮。「還請手下留情。」

 

古魯瓦爾多用那獵食者的眼神看著布勞,看的布勞不寒而慄。

「不用手下留情,古魯瓦爾多。」看著從布勞身後的大小姐說出這樣的話,古魯瓦爾多感到疑惑。

 

已經跟布勞打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自己的勝利。雖然勝利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布勞一次也沒有反擊過。

對方的大小姐和自己的大小姐正在聊天,聽不清楚他們說話的內容。

 

 

 

「我說你,為什麼不還手。」幾次打下來,他已經確定他面對的布勞都是同一個。

「...我的大小姐...在還願。」

 

「......你自己加油。」

 

 

 

 

 

 

 

 

 

 

 

 

 

 

 

 

 

 

 

 

 

 

 

 

 

 

 


 

 

 

 

 

 

 

 

 

 

 

 

 

 

 

 

 

 

 

 

 

 

「想不到你居然是用這種方式過來,布勞。」帶著眼鏡的人偶穿著華麗的衣服,在燭光照耀下的笑容看起來有點危險。

「大小姐今天的運氣怎麼樣呢? 要試試看嗎?」被稱作布勞的少年拿著燭台,露出他獨有的、讓會許多大小姐發怒的溫和微笑。

「我可以當作這是對我的挑戰書嗎?」人偶拿出了三張票卷,那是眾所皆知被稱為抽獎卷的東西。「拜米利安之賜,沒剩多少了...。銀抽。」

「銀抽? 好的。」

 

 

布勞收下三張抽獎卷,隨即在燭台點火化掉。

 

「大小姐的運氣是......。」隨著抽獎卷燃燒殆盡,周遭漆黑的空間開始扭曲。

閃爍的燭光照耀著將會被大小姐取得的戰士或是道具,以及布勞選來作為幻影的兩樣物品。

 

這三者會在昏暗的空間中圍繞著大小姐旋轉一會兒,很快就會停下來----或者是大小姐出手碰觸到真品的時候也會停下來。

 

 

 

 

 

 

 

作為看管暗房的侍僧,這樣的景象他已經看過了不知道幾次。

各式各樣的大小姐他都見過,天然的、傲嬌的、全身脫光的、擺出攻防抗衡姿勢的,甚至薩爾卡多剛出來的時候還流傳脫光只戴兜帽的大小姐會受到薩爾卡多青睞。

 

真是可愛的大小姐們,能不能抽到角色又不是角色自己的意思。每每看著這些大小姐用盡心力企圖取悅角色來獲取他們的時候就覺的好笑。

看著這些大小姐,也無不是一種娛樂。

 

「你想的事情寫在臉上了,布勞。」看著周遭的扭曲露出緊張表情的大小姐也很可愛。「就是這樣大家才會想揍你...。」

「嗯? 大小姐說什麼呢?」布勞的笑容沒有改變。「我對大小姐一直都很好不是嗎?。」

「是不差啦...。」

 

這次的幻影,就選衣櫃和雪莉吧。這位大小姐琴一陣子一直不能換衣服,但是最近取得了足夠的衣櫃所以已經不缺了。這時候又看到衣櫃的話應該會出現很有趣的表情。

到底會抽中甚麼東西,其實布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大家都認為是由布勞決定的,其實那是炎之聖女的意思。看著虛空之中隱隱出現的西裝褲,他猛然有一股怎糟糕的感覺。

 

「欸,布勞。」

「我阿...發誓說如果抽到你的話.....。」突然,布勞眼前一黑。大小姐的話語也因此中斷。

 

 阿,對了,聖女大人要他頂替錢袋的位置,那他自己被抽到的機率是........。

 

 

 

回過神來,燭台已經不在手上。

而他的袖口,被大小姐抓著。

 

不,不對。

燭台的確是拿在手上,而大小姐抓著的人是...自己?

 

「額...恭喜大小姐取得布勞......。」不曾改變的笑容多了幾分尷尬。

「.....................。」兩個布勞這樣對看著,空氣就像凝結了一樣,沉重到讓人說不出話來。

 

 

這種感覺真是奇怪,自己看著自己,而且另一邊的感覺模模糊糊的可以知道。

不管重複幾次都無法適應這種感覺。

 

「大小姐你剛剛說甚麼?」被大小姐抓著的布勞率先出聲。

「大小姐剛剛說...抽到我...還是應該說是你....。」在原地的布勞好像有點認知錯亂。「總之是,要帶你去當包當到白色石楠一...破百,對嗎?」

「我怎麼沒聽說...。」

「大小姐剛剛說的。」

「.............。」

「認命吧,你。」大小姐一臉愉快的說

 

創作者介紹
IVY

思緒集散地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豆麻
  • 看第二次了,王子那邊還是爆笑XDDD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